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专题库 > 召回迷失的灵魂(阿苏、盛丰田)

 

召回迷失的灵魂
——萨满文化对西迁锡伯族的影响
阿苏、盛丰田
     皮鼓敲起强烈的鼓点,现场气氛骤然紧张激烈;
老萨满癫狂地舞之蹈之,萨满裙裾飘忽翻飞,胸前背后悬挂着的查库叮当作响,
老萨满时而呐喊,为徒弟助威,时而念经,请求神灵保佑。攀刀梯者稍有犹疑,老萨满就发狂般地将烈酒泼向天空。
围观的人群齐声呐喊,女萨满一步一步向上攀登,登上一层,便把准备好了的黄表纸取下来垫到脚下锋利的刀刃上。
终于,她登上了四十九级刀梯顶端。
她双足立于最高一层的刀刃上,双手扶着上面的横杆,面南而立。
这时老萨满历声问她:向南看到了什么?
她答道:看到了伊桑珠妈妈依波耶(萨满女始祖的形体);
又问:向东看到了什么?
答:看到了义巴罕(鬼魅)
问她向西看到了什么,
她答看到了富其和”(神灵)
老萨满唯独不问她向北看到了什么,并一再提醒不能回头向北看。按锡伯族萨满的说法,北方是阴间世界,回头朝后看会使她头晕,发生不测。
这是88岁的锡伯族老人郭永昌描述的他在七岁那年亲眼见到的萨满登刀梯情景。在他的记忆中,那是锡伯人最后一场萨满登刀梯仪式。此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那种场景了。
萨满教是一种古老的原始宗教,它在世界上的覆盖面积很广,欧亚北部和西伯利亚都是它流传的主要地区。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大都信奉过这个宗教。至今,在很多地方还能看到萨满文化的只鳞片甲。但是,由于萨满教退出历史舞台太久,关于萨满教,已经成为人类模糊的文化记忆。
据传,锡伯族先民早在十六世纪以前就已经接受了萨满教,那时候,锡伯族萨满既能役使鬼神,为人治病,又能占卜凶吉,预言未来。因此,锡伯族先民把萨满巫师看作是神灵和人类的沟通者。
然而,萨满教在锡伯族人由东北西迁至伊犁之后,其文化的功能显现出了独特的作用。
据说,在锡伯族西迁中,有个女萨满,为了救治病人,到处采药熬汤,给病人喝;她一次又一次敲鼓跳神,给大家鼓舞斗志。两万多里行程病倒的锡伯军民无数,女萨满昼夜奔忙,关照呵护她的病人。人们看到她的身影,就看到了救星和希望。西迁一路,萨满唱干了嗓子,跳干了血液,最后倒下了。她的牺牲使天地悲恸,漫天大雪将她掩埋。女萨满的家族至今还在纪念她,为她立起神位,每到节日和祭祀的时候,给她上供。

锡伯族西迁来伊犁之后的200多年来中,置身于突厥语族诸民族的文化氛围,与新疆地区其他少数民族相比,锡伯人的差异感是明显的。锡伯族远离故土,在创建新的家园的同时,需要母文化的支撑,以保持自己的归属感。同时,还要在传承母文化的基础上构建适应新环境的文化。萨满活动就是锡伯族传统文化现象的一部分。
对祖先的怀念和对民族生活方式的认同,使得萨满文化在锡伯族按照自身社会历史的进展情况得到了保留和变更,成为其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
对于远离故土,来到万里之外的锡伯族来说,如果说,竭力传承萨满文化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话,萨满的治病强精神功能则是生存环境的需要。
据锡伯族老人何兴谦说,锡伯族西迁时,随队来的除了喇嘛之外,还有数十名萨满巫师,他们就是朝廷指派的随队医生,这些萨满巫师按级别最高的可以得到一名先锋官的饷银。
锡伯族最初来到察布查尔原野时,这里是荒蛮的,他们沿伊犁河滩安营扎寨,开荒种田,守卫卡伦,居住的地方潮湿阴冷,蚊虫肆虐,疾病丛生。治疗疾病,主要就靠萨满巫师。现在我们会说,萨满治病那是迷信、愚昧,然而,在当时的条件下,萨满也许就是唯一的医师了。事实上,根据现代心理学的理论,萨满巫师的治疗,有很重要的心理导向作用,而对心理问题的疏导会对身体疾病的解除带来积极影响。另外,对于生命垂危者,萨满仪式是一种临终关怀。
萨满教,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对最初西迁的锡伯族先祖们的精神力量也是强大的。初到察布查尔原野的锡伯人,面对的是野兽出没,荒草蔽日的生存环境,对大自然的敬畏,对神灵鬼魅的恐惧,人们需要一种精神的力量来战胜,萨满是唯一能让人们与自然神灵沟通,与鬼魅魍魉抗争的力量。萨满赴汤蹈火,上刀梯的特异功能和粗狂的歌舞会鼓舞人们,克服恐惧,战胜敌人。
至今流传的萨满歌曲,从歌词到曲调都充满了力量:赶走兽怪的灵魂,召回人的灵魂,具有箴言的深邃意蕴和道德的劝导力量。即使今天听来,也会令人振聋发聩。可以说,萨满文化的力量,支撑了西迁锡伯族面对恶劣生存环境的顽强意志。
宗教是艺术的源头,西迁的锡伯族远离母体文化,他们需要故土的文化以慰藉民族的心灵,而故土带来的萨满文化无疑是令他们最感亲切的,萨满在举行仪式时,伴有萨满跳神歌。对于萨满来说,跳神歌是祷词,是超自然的,是巫术的内容之一;然而对民众来说,萨满神歌也是民歌,它有娱乐效果。古老的萨满神歌之所以流传到今天,原因之一就在这里。
萨满歌是先于文字产生的,是一种诗的语言,是适合于集体仪式的,富于节奏感的歌词曲调,伴以各种舞步动作。它的作用是巫术的,企图用幻象来影响现实。过去,锡伯族人每当在田间机体劳作,随着劳作的节奏,也唱萨满歌。
德国学者在他的《早期猎人的世界、巫术、萨满和艺人》一文中写道:萨满教是“各种艺术的综合体……即戏剧表演、舞蹈和造型艺术。”正如著名匈牙利学者迪欧塞吉为《不列颠百科全书》撰写的词条中写的:“萨满是一个演员、一个舞蹈家、一个歌手和一个整体管弦乐队。”通过他们严谨的表演,在娱神的同时娱人,最终达到人神同娱的目的。所以说,萨满仪式始终保持着较为原始的“说着唱,唱着说,乐中舞,舞中歌”的形式。人们所谓看神,实际感受到的是萨满鼓乐之响,舞蹈之形,歌唱之声。
对祖先的怀念,对家乡的怀念,是锡伯族最浓重的民族心理之一。从一定程度上说,锡伯族怀念祖先的民族心理是借助萨满文化传统而寄托的。
萨满的职能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为人跳神治病;二是主持本氏族的大型祭典;三是为族人举行祈福、占卜等仪式,如结婚时的求神赐福、为死者送魂以及平常的判断吉凶、找寻失物等等。
萨满跳神的时候,头戴带有铜铃的神帽,帽子前面中央有一块铜镜,叫照妖镜;后面中央,有两根飘带;胸前垂一面小铜镜,叫护心镜;腰围身裙,神裙上面有十二条飘带,每条飘带都绣有各种图案;在飘带外面还围着圆形布条裙子,腰系大小不等的十三块铜镜,手持“依木钦”神鼓,随着激扬有力的古典翩翩起舞。头上的铜铃,腰上的铜镜,随着舞蹈的动作,发出有节奏的碰撞声。他越跳越兴奋,握紧神矛连续猛刺,嘴里发出“哈嘎!哈嘎!”的喊声。
萨满平时和普通人一样参加劳动和过家庭生活,既不住在庙里,在穿戴打扮上也没有什么特殊区别。但在他们跳神时,装束和使用的法器都颇具特色。
萨满男女均可担任。其产生的办法,通常是老萨满根据“神”的意志确定。老萨满在选徒弟后,要用两三年时间向其传授技艺,包括跳神请神的方法、相关的神歌神词、祭祀的各种仪式及法器的使用等等,并在祭祀活动实践中使其受到锻炼,得到族人认可后才成为正式的萨满。
上刀梯仪式,锡伯族叫察库兰,它主要是锡伯族萨满的领神仪式,或说是萨满的资格考试。锡伯族中上刀梯仪式是决定布图萨满成为依勒吐萨满的关键考验,这是一种严峻、艰难的考试,过了这一关萨满才能通达上界神灵,是法力高强神灵的使者。察库尔,在锡伯语里是桦树的意思。仪式里要利用树、绳布置一个萨满活动场。可以说,刀梯应该是宇宙树的变体,绳子是灵魂通道的象征,这在世界萨满教象征中都是很典型的东西。
上刀梯仪式一般在20天前就开始进行准备。先是在上刀梯者家的院子四角立四根木桩,用绳子将它们拉上,形成一座四方的仪式场地,绳子上悬挂上各种颜色的布条和纸条以及弓箭等物,木桩上插上一些羽毛。这样一来,此院就是一个神圣的场地,任何邪祟休想介入。同时也提醒人们不要随意进入屋内,以免犯禁。除了避邪,它还向外人表明该家将有人举行察库尔的领神仪式了,起到传播消息,召集村民的作用。
与此同时,老萨满师傅几乎每天都要来到上刀梯的徒弟家教授念经、跳神、法术以及上刀梯的技术动作和注意事项。举仪之家挂神像的供桌上,要日夜焚香,陈列供品进行供祭,求萨满神保佑。
直到举行仪式的七、八天前,人们便开始在圈好的场地中央架设刀梯。竖立起两根高近十米、碗口粗细的、笔直的木椽子,并在两根立杆上各缠红、绿布二块,二者东西向立,间隔约两尺。将锋利的铡刀刃部向上,将刀柄一级一级地横绑于两根椽子上,每级的间距约一尺。铡刀不能随便绑,如果第一把铡刀的刀尖向左,刀把向右,则第二把正好向反,其余均依次变换。每把刀上都要包一张黄裱纸。刀梯最高一级上边要绑一横木杆,上刀梯者到达顶端后作扶手用。刀梯的级数根据上刀梯者的具体情况而定,一般为二十五级,最多49级,少者为17级。在紧靠刀梯的北面,要挖一个长约三米、宽约五米、深约一米的方坑,内中装满麦草,上铺毡子,并在离地面二、三寸高处拉上粗麻绳网一张,供上刀梯者下落时使用。
树立的刀梯必须由上刀梯者的亲人来制作。刀梯一旦架成,本家族的亲人必须日夜轮流守护,以防仇敌暗算。据说只要将狗血涂抹到刀梯上,上刀梯者就会有生命危险。
上刀梯是在夜晚进行。院子里到处点着明亮的油灯,照耀如同白昼。人们几乎是倾村出动前来观看,但产妇、有月经者及带孝者则被禁止前往。邻近村里的萨满都应邀前来观看,本家亲属一并助场。
仪式开始前,上刀梯者家人要将公山羊和公牛各一条牵至现场,并在刀梯东北面几米处烧油锅一口,刀梯前面放一高桌,桌上烧香并供食品。
仪式开始时,一只公山羊、一头公牛被拉入场地,停在一旁;手握神矛的萨满师傅将上刀梯的徒弟领入,一对手持皮鼓的青年陪入场内,萨满徒弟头戴萨满神帽,光着双脚,站在另一边。这时老萨满念经请神,大意是称赞上刀梯者血液如何纯洁,为人如何忠厚,本领如何高强,对神灵真心实意,求神灵保佑他顺利进入萨满世界与上界神灵交往,希望能允许他成为依勒吐萨满。萨满唱神歌时,突然兴奋,哈嘎一声,用神矛刺向山羊,羊血喷泻而出,徒弟弯腰饮血一口,来到刀梯下,面南背北,抓住刀梯两椽,运足气,小心翼翼赤脚踩刀阶,向上而攀。
上刀梯成功后,老萨满就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枚“尼亚门托里”——也就是护心镜取出,在盛山羊血的盘中浸一下交给上刀梯成功者。这个动作,锡伯族萨满称之为托里雪尔维,意为镜浸。而上刀梯者得到这枚护心镜,便取得了依勒吐萨满的称号,可独立地从事仪式活动了。
锡伯族的刀梯有立式的,爬立式刀梯的萨满也叫骑马萨满;也有卧式的,萨满在离地一米左右的卧式刀梯上踩着走,这种萨满叫徒步萨满。所以大萨满叫依勒吐萨满骑马萨满
锡伯族的《萨满神歌》现保存在爱新舍里镇依拉齐牛录南金保家中。该书是他的曾祖父尔喜萨满于清光绪十年十一月(1884)手抄的。尔喜萨满生于1866年,卒年不详。他18岁开始学萨满,培养过一牛录帕萨满(1956年去世),而帕萨满又培养了一牛录著名的女萨满——“赫赫萨满1976年去世)。
《萨满神歌》是一部极为珍贵的资料,对研究萨满教的起源、发展以及研究锡伯族萨满仪式内容和萨满文化等都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它对锡伯族古代历史的研究,也有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
正如开篇所说,萨满教,曾经是覆盖世界许多国家、影响我国北方诸多民族的原始宗教,在我国,多年来萨满教没有得到正确认识,通常被斥为愚昧迷信。事实上,每种宗教作为人类自己创造的文化现象,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而萨满教对于西迁的锡伯族来说其影响更为深刻。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