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专题库 > 新疆锡伯族聚居区的语言生活——察

 

新疆锡伯族聚居区的语言生活
———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乌珠牛录居民语言使用、语言态度调查
 
摘要︰ 在新疆锡伯族聚居区乌珠牛录村,除锡伯族外,81.8%的汉族会锡伯语(其中27.3%的人最先学会的语言之一是锡伯语);哈萨克、维吾尔、柯尔克孜及部分中老年锡伯族会哈萨克语;超过80%的人会普通话,近半数锡伯族掌握锡伯文。乌珠牛录村是少数民族语言和普通语言与翻译话双语小区,锡伯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是本民族内部的主要交际语,其中哈萨克语和锡伯语还是柯尔克孜族的主要交际语;普通话和当地汉语方言是不同民族的族际交际语。被试对普通话、汉文、锡伯语、锡伯文的态度较积极,对汉语方言、外语的态度较消极;对不同语言变体的客观认知、主观评价与其实际表现和行为倾向有一定差异。
关键词︰锡伯族聚居区;语言使用;语言态度
中图分类号︰H00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0823(2011)02-0022-9
1 . 引言
1 . 1 民族和人口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以下简称察县)是全国唯一的锡伯族自治县,也是全国最大的锡伯族聚居地。察县辖2镇11乡,即察布查尔镇、爱新舍里镇、堆齐牛录乡、孙扎齐牛录乡、绰霍尔乡、纳达齐牛录乡、扎库齐牛录乡、米粮泉回族乡、坎乡、阔洪奇乡、海努克乡、加尕斯台乡、琼博拉乡。境内有种羊场、良繁场、伊犁州奶牛场、平原林场、山区林场,另有兵团六十七团、六十八团、六十九团,县人民政府驻察布查尔镇。
爱新舍里镇辖乌珠牛录、依拉齐牛录、安巴贴、纳旦芒坎四个行政村,其中乌珠牛录和依拉齐牛录是锡伯族聚居村;安巴贴是汉族聚居村;纳旦芒坎是哈萨克族聚居村。各村分民族人口数据见表1。
1 . 2 抽样及样本构成
乌珠牛录是察县锡伯族聚居地爱新舍里镇的行政村,也是镇政府驻地,距县城30公里。该村虽是察县较边远的锡伯族聚居村,但因313国道穿村而过,交通较方便。村委会辖五个村民小组,其中第五村民小组是牧业组,距镇政府七八公里,以哈萨克族为主,有少量柯尔克孜族,通用哈萨克语;哈萨克族老住户多兼通锡伯语,柯尔克孜族转用哈萨克语。第一至第四村民小组以锡伯族为主,其次是汉族。绝大多数锡伯族通晓锡伯语和汉语,部分中老年锡伯族男性兼通哈萨克语。
因课题调研重点是锡伯族,根据察县整体调查及各调查点样本的需求,在乌珠牛录村第一至第四村民小组(未含哈萨克族牧业组)抽取了37个家庭作为入户调查对象,每户抽取1人作为主调查对象,获取有效样本37个。调查对象的年龄限定在15-69周岁之间,样本构成见表2、表3。
1 . 3 问卷结构及调查方法
调查以入户问卷为主,辅以个人访谈。问卷由五部分81个单选和多选题组成,每题根据调查需要设若干选项或指针。问题及选项、指针相互印证,可通过逻辑分析检验被试自报的可信度。调查采用封闭式问卷,即问题、选项或指针的设置是既定的,被试只需在给定范围做出选择。为避免选项或指针过于简单,致使一些重要现象或问题遗漏,在题旁留出空白处,问卷末尾留出日记栏,要求调查员把遇到的问题及被试的看法准确记录下来。如果一些问题或现象较重要,则采用个别访谈法补充调查。调查采用一对一方式,即调查员逐题询问,被试回答,调查员圈选或填写。调查员由中央民族大学社会语言学方向2004级、2005级博士研究生及本文作者担任。问卷完成后,先由调查员检查各自问卷,再交叉核对,发现问题及时联系被试,确保问卷的有效性。个别访谈分两类︰一是对问卷调查对象的访谈,内容多围绕问卷设置的问题进行;二是专题访谈,即就相关问题寻找合适的对象访谈。本调查是笔者主持的中央民族大学“985工程”项目“新疆城市化进程中的各民族语言使用、语言关系调查”子项目“语言使用和语言态度调查”的组成部分(调查于2006年8月实施,得到当时的副县长关桂珍、县语文办主任郭红枫的大力支持,特此致谢。)。
1 . 4 族际通婚及通婚态度
(1)通婚状况。37名调查对象中,18人家族有通婚成员,占48.6%。锡伯族与汉族通婚15人,锡伯族与回族、柯尔克孜族与汉族、柯尔克孜族与哈萨克族通婚各1人。这说明,即使在锡伯族聚居的乌珠牛录村,族际通婚现象仍较普遍。
(2)通婚态度。应当提倡3人,应当尊重13人,可以接受16人,不合心意5人,其它想法0人,无法回答0人,合计37人。
自报“应当提倡”的被试中,两人的看法有一定代表性。一位是36岁的锡伯族男性(妻子是汉族),他强调︰“只要夫妻感情好就行,而且不同民族通婚生的孩子更聪明。”一位是20岁汉族女性(未婚,家族无通婚成员),她认为︰“现在是自由恋爱,什么民族都可以通婚了。”选择“不合心意”的5人中,4人(哈萨克族2人,维吾尔族、锡伯族各1人)家族无通婚成员,其通婚态度与家庭传统观念的影响有关。另一人是柯尔克孜族,男,44岁,初小文化,妻子是哈萨克族,其通婚态度与他对自己的婚姻状况不满有关。
2 . 语言习得和语言能力
2 . 1 语言习得和习得环境
(1)小时候(上学前或五周岁前)最先学会的语言或方言(可多选)︰锡伯语10人,哈萨克语6人,普通话ヾ/锡伯语5人,当地汉语方言ゝ5人,普通话2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2人,维吾尔语2人,河南话2人,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普通话/锡伯语/甘肃话1人,普通话/锡伯语/湖北话/河南话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19人次)>普通话(10人次)>当地汉语方言(8人次)>哈萨克语(6人次)>河南话(3人次)>维吾尔语(2人次)>甘肃话=湖北话(1人次)。
37名被试中,27人最先学会一种语言或方言(占73%),10人学会两种、两种以上语言或方言。除16名锡伯族外,3名汉族最先学会锡伯语(包括同时学会其它语言或方言)。这说明在乌珠牛录村,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的锡伯族最先学会的主要是本民族语,27.3%的汉族最先学会的语言之一是锡伯语。最先学会河南话的两人是河南出生汉族(1人56岁,1965年迁入;1人19岁,1999年迁入)。最先学会“普通话/锡伯语/甘肃话”、“普通话/锡伯语/湖北话/河南话”的均为本地出生,他们强调其“甘肃话”“、河南话/湖北话”是从小跟邻居学会的。
(2)小时候,父亲(或男性抚养人)跟被试使用的语言或方言(可多选)︰锡伯语20人,哈萨克语5人,当地汉语方言4人,普通话2人,维吾尔语2人,河南话2人,湖北话1人,湖南话1人,合计37人。自报锡伯语的20人中,锡伯族16人,汉族2人(1人家族中无族际通婚成员;1人父亲是汉族,母亲是锡伯族);柯尔克孜族、回族各1人。自报哈萨克语的5人均为哈萨克族。自报河南话、湖北话、湖南话的被试,其父为上述省份迁入的汉族。
(3)小时侯,母亲(或女性抚养人)跟被试使用的语言或方言(可多选)︰锡伯语19人,当地汉语方言5人,哈萨克语4人,维吾尔语2人,河南话2人,普通话1人,普通话/哈萨克语1人,甘肃话1人,湖北话1人,湖南话1人,合计37人。
自报锡伯语的19人中,锡伯族16人,汉族、回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5名哈萨克族中,4人母亲说哈萨克语单语,1人说哈萨克语和普通话。数据表明,虽有27%的被试从小习得两种或两种以上语言变体,但其父母在家庭内部多使用单语,且父母与子女使用的语言具有很高的同构型。这说明,在乌珠牛录村,当地语言环境对学龄前儿童语言习得具有重要影响,即儿童习得语言的途径是多元的,除与父母家庭内部的语言使用有关外,还与其社会接触和社会交往有关。一位最先学会“锡伯语/普通话/湖北话/河南话”的汉族女性(20岁,高中生)解释说︰“这几种语言和方言都是我小时候不知不觉学会的。我爸爸、妈妈的老家在湖北,我在新疆出生,他们在家一直跟我说湖北话。我家邻居有锡伯族,也有河南人,我从小自然学会了他们的语言。我还跟上学的哥哥姐姐们学说普通话,上学前就学会了。”
(4)上小学时,老师用什么语言或方言讲课(可多选)︰锡伯语16人,哈萨克语6人,普通话5人,锡伯语/普通话4人,其它汉语方言2人,当地汉语方言1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无此情况(未上过学)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21人次)>普通话(10人次)>哈萨克语(7人次)>当地汉语方言=其它汉语方言(2人次)。小学阶段接受过锡伯语教育的21人中,锡伯族13人,汉族6人,回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即全部被试的56.8%、锡伯族被试的81.3%在小学阶段接受过锡伯语教育。接受过哈萨克语教育的7人中,哈萨克族5人,柯尔克孜族、维吾尔族各1人。
2 . 2 语言掌握
现在能用哪些语言或方言与人交谈(可多选)︰普通话/锡伯语11人,普通话/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6人,普通话/锡伯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6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4人,普通话/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当地汉语方言2人,锡伯语/哈萨克语/当地汉语方言2人,普通话/哈萨克语1人,普通话1人,普通话/锡伯语/湖北话/河南话1人,普通话/锡伯语/哈萨克语/河南话1人,河南话1人,普通话/哈萨克语/维吾尔语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33人次)>普通话(29人次)>当地汉语方言(14人次)>哈萨克语(12人次)>维吾尔语(9人次)>河南话(3人次)>湖北话(1人次)。
37名被试中,35人自报掌握双语或多语(占94 . 6%)。两名单语人中,单选“普通话”的是27岁的汉族女性(高中文化,本地出生,服务业从业人员),从小学会普通话,各种场合都只说普通话;单选“河南话”的是56岁的汉族男性(初中文化),他解释说︰“我出生在河南淮阳县,1965年来乌珠牛录,一直务农,没去过外地。说老家话,这里的人都听得懂,所以到现在我只会说河南话。”
自报“普通话/哈萨克语/维吾尔语”的是34岁的哈萨克族女性(本地出生,大专文化,小学教师),从小学会哈萨克语,上学后学会普通话,在伊宁市上大学期间学会维吾尔语。自报“普通话/哈萨克语”的是35岁的哈萨克族男性(本地出生,大专文化,小学教师),从小学会哈萨克语,上小学后学会普通话。这两位哈萨克族教师在哈萨克小学教学,上课使用普通话和哈萨克语。
除以上四位不会锡伯语的被试,在会锡伯语的33人中(占被试总数的89 . 2%),锡伯族16人,即全部锡伯族被试;汉族9人,占汉族被试81.8%;哈萨克族3人,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各2人,回族1人。自报能用哈萨克语交际的12人中,哈萨克族5人,即全部哈萨克族被试;锡伯族3人(男,本地出生,年龄分别是37、47、65岁),占锡伯族被试的18 . 8%;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各2人。即哈萨克族、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被试均会哈萨克语。数据表明,在乌珠牛录村,锡伯族均会锡伯语,81 . 8%的汉族会锡伯语;哈萨克族、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均会哈萨克语,18.8%的锡伯族(中老年)会哈萨克语;78.4%的会普通话(自报略低,见后文)。
2 . 3 语言掌握程度(见表4)
把“说”的前三项看作能交际,会不同语言或方言的人数为︰普通话32人(86 . 5%)、锡伯语25人(67 . 6%)、哈萨克语12人(32 . 4%)、维吾尔语8人(21 . 6%)。此外,12人会当地汉语方言(32 . 4%),3人会河南话,1人会湖北话。两题比较可知,上题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维吾尔语自报偏高,普通话自报偏低。
2 . 4 文字掌握程度(见表5)
(1)关于锡伯文程度。在“读”的方面,“能阅读图书报刊”的13人中,锡伯族6人,哈萨克族3人,汉族2人,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能看懂家信”的2人均为锡伯族;“只能写便条或留言条”的4人中,锡伯族3人,汉族1人。把“读”的前三项看做能用锡伯文阅读,会锡伯文的锡伯族8人,占锡伯族被试的59%。
在“写”的方面,“能写文章或其它作品”的11人中,锡伯族5人,汉族、哈萨克族各2人,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能写一般文件或公文”的2人均为锡伯族;“只能写便条或留言条”5人中,锡伯族4人,哈萨克族1人;“只会写字母”的是汉族。如把“写”的前三项看做能用锡伯文写作,会锡伯文的锡伯族7人,占锡伯族被试的43.8%。
小学阶段接受过锡伯语教育的共21人,而现在掌握锡伯文的人数明显减少,是因为一部分人上小学时(一般是小学一至三年级)学过,长期不用忘记了。一位31岁的锡伯族女性解释说︰“上小学时,我们学过几年锡伯文,现在都忘光了,已经不会用锡伯文拼写自己的名字了。”
(2)关于维吾尔文程度。在“读”的方面,“能阅读图书报刊”的4人中,哈萨克族3人,锡伯族1人;“能看懂家信”的是维吾尔族。在“写”的方面,“能写文章或其它作品”的2人分别是哈萨克族和锡伯族;“能写家信”的是维吾尔族,“只能写便条或留言条”的是哈萨克族。在两名维吾尔族被试中,1人能看懂和能写家信,1人没上过学,不会读写。
(3)关于哈萨克文程度。“读”、“写”均为第一项的3人中,哈萨克族2人,锡伯族1人(男,65岁,本地出生,高中文化);均为第四项的是柯尔克孜族(男,44岁,本地出生,初小文化)。
(4)关于汉文程度。在完全不会汉文的5人中,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各2人,锡伯族1人。
3 . 语言文字学习途径
3 . 1 语言学习途径
(1)学习锡伯语(可多选)︰家人影响16人,社会交往6人,学校/社会交往5人,家人影响/学校2人,家人影响/学校/社会交往2人,学校1人,家人影响/社会交往1人,无此情况4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家人影响(21人次)>社会交往(14人次)>学校学习(10人次)。
自报“学校学习”的10人中,锡伯族3人(年龄分别为19、36、62岁),汉族5人(年龄分别为16、20、20、32、33岁),柯尔克孜族1人(44岁),维吾尔族1人(36岁)。单选“家人影响”的16人中,锡伯族9人,哈萨克族5人,汉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以上数据与“语言掌握”一题的自报相同。
(2)学习普通话(可多选)︰学校14人,社会交往10人,学校/社会交往8人,家人影响/学校2人,家人影响1人,家人影响/学校/社会交往1人,学校/其它方式(看电视)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学校学习(26人次)>社会交往(19人次)>家人影响(4人次)>其它方式(看电视)(1人次)。
(3)学习哈萨克语(可多选)︰家人影响7人(哈萨克族5人,柯尔克孜族2人),社会交往5人,无此情况25人,合计37人。
(4)学习维吾尔语(可多选)︰社会交往9人(锡伯族6人,哈萨克族2人,柯尔克孜族1人),家人影响2人(维吾尔族),学校学习/社会交往1人(锡伯族),无此情况25人,合计37人。此题人数明显高于“语言掌握程度”,是因为一些非维吾尔族学过维吾尔语,但程度较低。
(5)学习当地汉语方言(可多选)︰社会交往7人,家人影响4人,家人影响/社会交往2人,无此情况24人,合计37人。
数据表明,家人影响和社会交往是学习当地汉语方言的主要途径,学校和社会交往是学习普通话的主要途径,家庭环境是锡伯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学习本族语的主要途径,社会交往是其它民族学习这三种语言的主要途径。一位汉族男性(40岁,察县种羊场出生,2004年到乌珠牛录村,会普通话和当地汉语方言。因妻子会锡伯语,他跟锡伯族接触有意识地学习锡伯语。他在牧区当过几年会计,在跟哈萨克族接触中大概能听懂哈萨克语。其锡伯语和哈萨克语程度是“会说一些日常用语”。
3 . 2 文字学习途径
(1)学习锡伯文(可多选)︰学校21人,家人影响/学校2人,社会交往1人,自学1人,培训班1人,无此情况11人,合计37人。
(2)学习汉文(可多选)︰学校31人,家人影响/学校1人,自学1人,无此情况4人,合计37人。以上两题与“文字掌握程度”数据差别较大,是因为部分被试原来学过现在忘记了,此项调查仍要求其自报“学习途径”。
(3)学习哈萨克文(可多选)︰学校3人,自学1人。4人均为哈萨克族。
(4)学习维吾尔文(可多选)︰学校3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锡伯族各1人),自学2人(哈萨克族),社会交往1人(哈萨克族),社会交往/自学1人(哈萨克族),无此情况30人,合计37人。数据表明,学校是学习锡伯文、汉文、哈萨克文的主要途径。部分哈萨克和柯尔克孜族会维吾尔文,是因为哈萨克文与维吾尔文较接近,其主要学习途径是“社会交往”和“自学”。
4 . 语言使用现状
4 . 1 家庭语言使用
4 . 1 . 1与长辈
(1)跟父亲(可多选)︰锡伯语13人,哈萨克语5人,当地汉语方言4人,普通话2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1人,湖北话1人,河南话1人,无此情况9人,合计37人。
(2)跟母亲(可多选)︰锡伯语13人,哈萨克语4人,当地汉语方言4人,普通话2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1人,湖北话1人,河南话1人,无此情况10人,合计37人。
4 . 1 . 2与同辈
跟配偶︰锡伯语18人,普通话2人,哈萨克语2人,维吾尔语2人,锡伯语/普通话1人,当地汉语方言1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河南话1人,无此情况9人,合计37人。
4 . 1 . 3与晚辈
跟子女(可多选)︰锡伯语16人,普通话3人,锡伯语/普通话3人,当地汉语方言2人,维吾尔语2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河南话1人,无此情况9人,合计37人。
数据表明,第一,家庭成员主要使用单语,个别锡伯族使用锡伯语和汉语(汉语方言、普通话)双语。第二,被试与不同辈分家庭成员的语言使用存在代际差异(普通话︰与长辈<与同辈<与晚辈;当地汉语方言︰与长辈>与晚辈>与同辈;其它汉语方言︰与长辈>与同辈=与晚辈;锡伯语︰与长辈<与同辈=与晚辈;维吾尔语︰与长辈<与同辈=与晚辈;哈萨克语︰与长辈>与同辈>与晚辈)。
4 . 2 小区语言使用
4 . 2 . 1交际场合
(1)在本地集贸市场买东西(可多选)︰普通话13人,锡伯语/普通话7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5人,当地汉语方言3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3人,锡伯语2人,维吾尔语/锡伯语/哈萨克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普通话1人,锡伯语/普通话/河南话1人,河南话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25人次)>锡伯语(20人次)>当地汉语方言(12人次)>维吾尔语=河南话(2人次)>哈萨克语(1人次)。
(2)去政府部门(乡镇或乡镇以上部门)办事(可多选)︰普通话14人,锡伯语/普通话9人,锡伯语4人,当地汉语方言4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2人,维吾尔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哈萨克语/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河南话1人,无此情况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24人次)>锡伯语(16人次)>当地汉语方言(7人次)>维吾尔语(2人次)>哈萨克语=河南话(1人次)。
(3)去本地医院看病(可多选)︰普通话15人,锡伯语/普通话8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4人,锡伯语3人,当地汉语方言3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河南话1人,无此情况2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24人次)>锡伯语(16人次)>当地汉语方言(8人次)>河南话(1人次)。数据表明,第一,在不同社会交际场合,单个语言变体(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锡伯语、河南话)的使用人次大致相同;其差异是,锡伯语和当地汉语方言在集贸市场的使用人次多于政府部门和去医院看病场合。第二,不同交际场合使用双语的人数(“无此情况”除外)排序为︰集贸市场18人(48 . 6%)>医院13人(37.1)>政府部门13人(36.1%)。
4 . 2 . 2交际对象和交际话题
(1)跟本民族邻居聊天(可多选)︰锡伯语19人,哈萨克语5人,普通话3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3人,当地汉语方言3人,维吾尔语2人,河南话2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22人次)>当地汉语方言(6人次)>哈萨克语(5人次)>普通话(3人次)>维吾尔语=河南话(2人次)。
(2)跟外民族邻居聊天(可多选)︰锡伯语/普通话10人,普通话8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7人,锡伯语5人,维吾尔语/锡伯语/普通话2人,当地汉语方言1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河南话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26人次)>普通话(22人次)>当地汉语方言(10人次)>维吾尔语(3人次)>哈萨克语=河南话(1人次)。从总人次看,除哈萨克语,其它语言或方言使用总人次均为“与外民族邻居”>“与本民族邻居”;从单语使用看,除普通话,其它语言或方言使用人数均为“与本民族邻居”>“与外民族邻居”;从双语(多语)类型看,除“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使用人数为“与本民族邻居<与外民族邻居”,其它类型只用于跟外民族邻居聊天;跟外民族邻居聊天使用双语或多语的人数(22人)明显多于跟本民族聊天(3人)。
( 3 ) 跟 朋 友 谈 论 国 家 大 事 或 体 育 比 赛 ( 可多选)︰锡伯语16人,普通话5人,锡伯语/普通话4人,当地汉语方言4人,维吾尔语2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哈萨克语/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哈萨克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哈萨克语1人,河南话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24人次)>普通话(10人次)>当地汉语方言(8人次)>维吾尔语=哈萨克语(3人次)>河南话(1人次)。
由上可见,谈论国家大事使用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哈萨克语总人数均低于跟外民族邻居聊天,高于跟本民族邻居聊天;使用维吾尔语、河南话的总人数等于跟外民族邻居聊天,前者高于跟本民族邻居聊天,后者低于跟本民族邻居聊天。(4)跟熟人聊天(可多选)︰锡伯语/普通话9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9人,锡伯语5人,普通话2人,维吾尔语/锡伯语/普通话2人,河南话2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哈萨克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无此情况2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锡伯语(28人次)>普通话(18人次)>当地汉语方言(11人次)>维吾尔语(6人次)>哈萨克语(4人次)>河南话(2人次)。
(5)跟陌生人交谈(可多选)︰普通话9人,锡伯语/普通话7人,当地汉语方言5人,维吾尔语/锡伯语/普通话4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3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2人,锡伯语1人,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哈萨克语/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哈萨克语/锡伯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普通话1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河南话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26人次)>锡伯语(19人次)>当地汉语方言(12人次)>维吾尔语(7人次)>哈萨克语(3人次)>河南话(1人次)。
由上可见,使用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维吾尔语的总人数︰与陌生人>与熟人;锡伯语、哈萨克语、河南话相反。
总体而言,乌珠牛录村是较典型的少数民族语言和普通话双语小区。锡伯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是本民族内部的主要交际语,其中哈萨克语和锡伯语还是柯尔克孜族的主要交际语;普通话是不同民族间的主要交际语,其次是当地汉语方言。
5 . 语言态度
5 . 1 社会地位评价
(1)对相关语言文字用处的评价(见表6)
自报相关语言或方言“很有用”的人数排序︰普通话>锡伯语>维吾尔语>当地汉语方言>哈萨克语>外语>其它汉语方言。汉族(34岁,初中文化)、哈萨克族(20岁,高中文化)各1人选择第二项。认为锡伯语“很有用”的17人中,锡伯族8人,哈萨克族4人,汉族3人,柯尔克孜族和回族各1人。认为维吾尔语“很有用”的10人中,锡伯族3人,哈萨克族和汉族各2人,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回族各1人。认为维吾尔语“没有用”的3人中,哈萨克族2人(均为大专文化),锡伯族1人(初中文化)。不同民族对汉语方言、外语的认同度不高。
自报相关文字“很有用”的人数排序︰汉文>锡伯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外文。认为锡伯文“很有用”的18人中,锡伯族9人,哈萨克族和汉族各4人,柯尔克孜族1人。维吾尔族(未上过学)、回族(初中文化)各1人认为锡伯文“没有用”;自报“无法回答”的是汉族男性(河南出生,19岁,高中文化)。认为维吾尔文“很有用”的7人中,锡伯族3人,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认为维吾尔文“没有用”的10人中,锡伯族4人,哈萨克族3人,汉族2人,回族1人。
由上可知︰第一,被试对相关语言和文字的态度评价基本一致,其差异是,对锡伯语、维吾尔语的评价略高于锡伯文、维吾尔文。第二,本民族中的多数被试对本族语文的认同度较高,人口稀少的柯尔克孜族、回族对锡伯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的评价较高。第三,被试对普通话、汉文、锡伯语、锡伯文的社会地位评价总体较高。访谈资料表明,大部分人认为,普通话是全国通用语,其社会功能大于锡伯语;锡伯语是当地区域优势语,在一定范围内具有较高的社会功能。
一位锡伯族男性(65岁)小学上锡伯语学校,中专毕业,当过司机,在县里开过拖拉机。懂锡伯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普通话,且会其文字,曾给故宫博物院翻译过满文档案,上世纪80年代还在县里举办的锡伯语文培训班上过课。他虽自报锡伯语文“对一部分人或在一定范围内有用”,但仍表现出对本族语文的强烈认同感。他认为,在察县,锡伯语对不同民族都有用。为了证明这一点,他给调查员讲了个故事︰村子前面有一个开砖厂的汉族,他儿子和哈萨克族姑娘谈对象。小伙子不会哈萨克语,姑娘不会汉语,两人就用锡伯语交流。他强调说︰“不论哪个民族的语言,学了都有用。因为它是装在脑子里的,不是装在麻袋里让人背着走的。”他认为,锡伯文的最大优势是︰“嘴里怎么说,就能原汁原味地写下来。如果没有锡伯文,故宫博物院的历史档案就没人看懂了。”
(2)是否赞成广播影视剧使用汉语
方言︰赞成13人,不赞成20人,无所谓3人,无法回答1人。这进一步印证了上题结论,即不同民族被试对汉语方言的评价不高。
5 . 2 实用功能评价
对被试较重要的语言和方言(可多选)︰普通话13人,锡伯语/普通话12人,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3人,锡伯语2人,锡伯语/当地汉语方言1人,锡伯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锡伯语/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哈萨克语/普通话/当地汉语方言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普通话1人,维吾尔语/锡伯语/普通话/英语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34人次)>锡伯语(20人次)>当地汉语方言(6人次)>维吾尔语(4人次)>哈萨克语(2人次)>英语(1人次)。
认为锡伯语对自己较重要的20人中,全部柯尔克孜族(2人)、62.5%的锡伯族(10人)、45.5%的汉族(5人),以及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回族各1人认为锡伯语对自己较重要。一位汉族男性(32岁,本地出生,高中文化)从小与村里人交往学会锡伯语,是典型的汉语和锡伯语双语人。他的看法有一定代表性︰“除了普通话,锡伯语对我来说最重要,不仅因为我们这里是锡伯族自治县,而且有时候用锡伯语更能准确表达意思。”
5 . 3 对语言文字发展前景的期望(见表7)
希望相关语言或方言“有很大发展”的人数排序︰普通话>锡伯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当地汉语方言>外语>其它汉语方言;希望相关文字“有很大发展”的人数排序︰汉文>锡伯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外文。
数据表明,被试对相关语言和文字发展的期望一致。绝大多数人对普通话、汉文、锡伯语、锡伯文的发展持积极态度,对维吾尔语文的期望高于哈萨克语文,对汉语方言、外语发展的期望不高。总的说来,大部分人认为普通话是全国通用语,应该有很大的发展;锡伯语是当地区域优势语,也应该“有很大发展”或“在一定范围内发展”。一位柯尔克孜族男性(44岁,本地出生,小学文化)的看法有一定代表性︰“我是和锡伯族交往学会锡伯语的。生活在这里,锡伯语对我来说很重要。锡伯语有句谚语,意思是说‘啥话都会说,对自己有好处’。我们察县是锡伯族自治县,锡伯语在这里更应该得到发展。”
5 . 4 行为倾向
( 1 ) 常 看 什 么 语 言 或 方 言 的电 视 节 目 ( 可多选)︰普通话18人,普通话/锡伯语6人,普通话/维吾尔语3人,普通话/维吾尔语/哈萨克语3人,普通话/锡伯语/哈萨克语3人,普通话/哈萨克语2人,普通话/维吾尔语/锡伯语/哈萨克语1人,普通话/锡伯语/俄语1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37人次)>锡伯语(11人次)>哈萨克语(9人次)>维吾尔语(7人次)>俄语(1人次)>汉语方言(0人次)。
除全部被试收看普通话电视节目,在收看锡伯语电视节目的11人中,锡伯族4人,汉族3人,柯尔克孜族2人,哈萨克族、回族各1人;在收看哈萨克语电视节目的9人中,哈萨克族4人,柯尔克孜族、锡伯族各2人,汉族1人;在收看维吾尔语电视节目的7人中,哈萨克族4人,维吾尔族2人,锡伯族1人。
(2)假如附近有不同语言教学的小学,希望后代上什么语言授课的学校(可多选)︰普通话12人,锡伯语/普通话5人,普通话/英语5人,锡伯语/普通话/英语5人,当地汉语方言/普通话2人,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锡伯语/哈萨克语/普通话1人,无法回答6人,合计37人。分解多选项︰普通话(31人次)>锡伯语(11人次)>英语(10人次)>当地汉语方言=哈萨克语(2人次)。
选择锡伯语的11人中,锡伯族7人,汉族2人,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各1人。“上小学时,老师用什么语言或方言讲课”一题有56 . 8%的被试、81 . 3%的锡伯族被试接受过锡伯语小学教育,而希望后代小学阶段接受锡伯语教育的只占全部被试的40.4%、锡伯族被试的43.8%。
总体而言,被试对待不同语言变体的主观评价、客观认知和行为倾向有一定差异,其主要表现︰被试认为对自己较重要的少数民族语言排序是,锡伯语(20人次)>维吾尔语(4人次)>哈萨克语(2人次),合计26人次;而在希望后代小学阶段接受的语言教育方面,选择少数民族语言的共13人次(锡伯语11人次,哈萨克语2人次)。就锡伯族而言,认为锡伯语对自己较重要的10人,占锡伯族被试的62.5%;希望后代小学阶段接受锡伯语教育的7人,占锡伯族被试的43.8%。
5 . 5 普通话态度专项调查
为进一步了解对普通话态度,我们从学习普通话的动机和遇到的问题两方面做了专项调查。(1)学习普通话的目的(分解多选项)︰能够与更多的人沟通(26人次)>普通话是全国通用语(25人次)>工作或外出需要(24人次)>学好普通话有前途(16人次)>无法回答(2人次)。
(2)说普通话遇到的主要问题(分解多选项)︰受少数民族语言影响不好改口音(21人次)>说少数民族语言更自然(18人次)>说少数民族语言更容易与当地人沟通(17人次)>周围的人不说、说的机会少(15人次)>受汉语方言影响不好改口音(5人次)>说普通话怕本地人笑话(4人次)>没有任何问题(3人次)>说汉语方言更容易与当地人沟通=说汉语方言更自然(0人次)。
数据说明,被试学习普通话的主要动机是沟通和交流的需要;说普通话的主要问题是受少数民族母语的影响,另外,少数民族语言在当地的社会和交际功能比较强,也是影响被试学说普通话的制约因素。
注释︰
ヾ 主要是地方普通话,包括带汉语方言和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特点的普通话。
ゝ 察县境内的汉语方言属中原官话南疆片。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