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专题库 > 锡伯族源考(安俊)

 

锡伯族源考
摘自《滿族文化》第24199812
 
锡伯族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始见于史册以降,就对其族源问题形成为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一谓:锡伯和满族同源,即女真的后裔;一谓:锡伯乃古鲜卑后裔。
壹、
锡伯族和满族同源之说,始见于『满洲源流考』和『柳边纪略』两本书。『满洲源流考』载云:「清太宗诏谕嫩江锡伯曰:「我与尔先世本是同源。」『柳边纪略』载云:「席百,一作西北,又作席北,在船厂边外西南五百里,土著自言与满洲同祖,而役属于蒙古之科尔沁。」嗣后,日本学者岛田浩氏所写『锡伯、卦尔察部族考』一文中写道:「锡伯乃由女真众多氏族联合而成的部族也,原由锡伯这一地名演变为族名,其种与满族(满族的主体)无所不同。」以上即是从清代到伪满时期对锡伯族源问题所操的一种观点。
五十年代以后,少数氏族的历史研究被提到科研日程,除专人以外,还有业余爱好者开始研究锡伯族的历史。到八十年代以后,已发表了不少论文。其中有少数学者,依据上面引证的论述,继续坚持了锡伯族与满族同祖之说。
我们认为,对锡伯族和满族同源之说,勿需赘述,只要引证清太宗皇太极本人的另一段话,就足以说明问题。『清太宗实录』载云:「天听九年十月十三日庚寅谕曰: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拉、叶赫、辉发等名,以往不明者称之为珠申。夫珠申者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我国满洲讳号,统绪绵远,相传奕世,自嗣姓后,一切人等祇称我国满洲之原名,不得仍前之妄称。钦此。」同一个清太宗,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场合,针对同一个锡伯族所说的话却如此的截然不同。众所周知,珠申正是满洲的原称。对满洲的先祖,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称呼。诸如:商、周时代称肃慎,又称息慎、稷慎、秦、汉以后称挹娄、勿吉、靺鞨、女直、女真、珠申等。据查,日本称女真为sioksin,而蒙古则称女真为jurcinsioksin正是肃慎的古音,jurcin乃珠申之本音。而珠申又是肃慎这一族称的另一音译。对这些皇太极不会不知道。皇太极之所以张冠李戴,不是为别,完全是为达其远大的政治目的而采取的政治手段。谕称:「我与尔先世本是同源」,是为了笼络英勇善战的锡伯族人心,以期达到安定、巩固东北后方为目的所采取的绥靖政策。而谕称:「珠申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乃是为了达到笼络汉族民心为目的的另一手段。
历史上,宋朝和完颜阿古打所建立的金朝对立,鏖战不息,宋朝两个皇帝被擒,向金朝叩称儿臣的历史,汉族人民几乎家喻户晓,妇幼尽知,心有余悸的。作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的皇太极,深知要统治全中国,不能不笼络汉族人心。倘若仍用「后金」这一国号,和「女真│珠申」这一族称,要笼络对历史记忆犹新,心有余悸的汉族人心是相当困难的。皇太极于一六三一年八月十三日在大陵河给祖大寿的信中极为明确的表白了这一点。信中写道:「我们出征北京时,常送书信要求议和,可是明朝君臣常以宋朝皇帝为鉴,一句话没回答,大明皇帝不是宋皇帝的亲戚,我们也不是以前金皇帝的亲戚,彼一时,此一时,天时人心,各有不同。」(『满文老档˙太宗』天聪卷四十)。因此,他以长远的政治目的为重,不仅改其族称「女真│珠申」为「满洲」(一六三五年),且改其国号「后金」为「大清」(一六三六年)。同时,将其祖先的族称│珠申,按在毫无相干的锡伯族头上,进而又将其族称解释成「满洲臣仆」,以转移广大汉族人民的视线。皇太极的这种做法,恰好从反面有力地证明,锡伯族不是满族的一支,并不和满族同祖。
其后的历史事实也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一点。查有清一代的档案数据,自康熙三十一年(一六九二年) 将锡伯族编入满洲上三旗,于康熙三十八│四十年(一六九九年│一七○一年)又将锡伯族编入满洲上三旗,于康熙三十八│四十年(一六九九年│一六四一年)又将锡伯族由齐齐哈尔、伯都纳(今吉林省扶余县)、吉林乌拉等地牵制盛京(今沈阳),分别编入满、蒙八旗至清朝灭亡的整个历史时期内,从未将锡伯族称为满洲,而自始至终称锡伯。再如:驻防新疆的营制,尤为清楚。伊犁地区的满营、锡伯营、索伦营和察哈尔营等,完全是按照族属设置的。于一八○二年从沙俄手里收复了伊犁之后,由于满营伤亡惨重,兵额不足,曾从锡伯营调拨一部份锡伯族兵丁以补充。把这一部份锡伯族兵丁另编为一新满营,称他们为「伊彻满洲」(新满洲),倘若是同属一族,何以称「伊彻满洲」而与「佛满洲」(陈满洲)相区别?沈阳北关的太平寺乃锡伯家庙,在沈阳除锡伯家庙│太平寺以外,还有满洲家庙│兴庆寺,蒙古家庙│积善寺、汉军家庙│善缘寺。这些家庙都是以族属而建的,且都建在康熙年间。上述这些都正是锡伯族不和满洲同祖的不可辩驳的事实。
在下面谈谈对皇太极谕旨中之「席北超墨尔根」一句的我见。有的学者误认为「穆尔根」即指穆尔根城,也就是现在的嫩江城,而「超」是满语,即「so」,其意为:相当于把什么东西挖掉或削掉一块的意思,其中有「出叉」的涵义,「超穆尔根」连在一起,其意思当是「嫩江出叉之地」。锡伯故城正是在「嫩江出叉之地」的洮尔河流域。所以,清太宗上谕里所说的「锡伯超穆尔根」意思是说「嫩江支流洮尔河一带的席北」(锡伯)。
有的学者认为:锡伯是满语「莝草」之义,是地名,是长莝草的地方。因久居长莝草地方的女真的一支,以「锡伯」地名为部族名。
有的学者更是望文生义地认为:「席北超穆尔根」是超过穆尔根(今嫩江市)的嘎仙洞地方的锡伯。
其实,超既不是满语的so,更无超过之义,穆尔根也不是地名,不是指嫩江市,更不是超过穆尔根城的嘎仙洞。须知清太宗实录的原文是满文。席北超穆尔根完全是音译,而不是意译。同时,从语序上看也十分清楚,是锡伯限定、修饰了超穆尔根,而不是用超穆尔根修饰、限定了锡伯。对此问题那启明先生从大连地区收集到的瓦房店复州城西东冈乡喇嘛庙关明乙之叔所收藏的锡伯族关氏家谱,为我们提供了极为可靠的根据。该家谱载云:
瓜拉佳氏锡伯奉
御玉单汗之子名
超、莫勒根卫之长子名
奇拉呼、巴图鲁衔之子名
达吉伦、都督衔次子名
万、都督衔之子名
占、都督衔四子名
额尔吉马、都督衔
达吉伦之子名
卜克蝉、贝勒衔之子名
巴本、贝勒衔之子名
吾巴太、扎拉胡七贝勒衔之子名
……。
从这份家谱可以看出,皇太极谕旨里提的席北超穆尔根就是指的瓜拉佳氏家谱里的超莫勒根这一具体人,超是其名,莫勒根穆尔根是其衔。可想而知,该氏是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上具有一定影响的人物。瓜拉佳是也有拨往伊犁的。那么,以一七六四年为时限,拨往伊犁的是超穆尔根的第七代子孙。以一代二十年算,超穆尔根是和努尔哈齐同时带的人物;先以一代按二十五年算,超穆尔根乃是明万历年间的人物。瓜拉佳氏的族人中不仅有贝勒、都督、巴图鲁、莫勒根等官衔,且有汗。所以,瓜拉佳氏家族,肯定在当时的锡伯族中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和代表性,而超穆尔根在其氏族中更具代表性。正因如此,皇太极才把他作为了典型代表。
锡伯族的某些家谱序言里,确有:锡伯族与满族同源,祖籍长白山或原籍吉林莝草沟等语。这是因为,第一:系对本氏族历史不明而以讹传讹之说;第二:系只知后来的居住地,而不知早期的居住地所致。就如新疆的锡伯族,一般只知道原籍是穆克登│盛京│今沈阳市一样。关于莝草沟的问题,应从两方面去理解:其一,有一部份锡伯族在康熙三十一年以后至康熙四十年以前,曾在吉林乌拉扶余附近的莝草沟居住过;其二,有一部份锡伯族,远在康熙三十一年以前就从蒙古抽出置于清政府的直接管辖之下。如分别于康熙十九年和二十九年从纳尔浑地方迁居吉林乌拉,并于康熙二十九年编为一个锡伯佐领│世管佐领,归入满洲八旗(详见『历史档案』一九八三年第十期吴元丰、赵志强所写「吉林乌拉席伯世管佐领源流考一文)。这部分锡伯人当然不属于柯尔沁王公台吉「尽数进献」的席伯之数之例的。另外,沈阳市新城子区黄家乡兵士屯的安氏家谱里载道:「溯我安氏,族系锡伯,原籍营城(即吉林省营城子),自大清定鼎,附属满洲,于顺治八年移往盛京,编入满洲正黄旗第一佐领下」这就证明,于于康熙三十一年蒙古王公台吉尽数进献的较集中居住的大拨锡伯族之外,在吉林省境内确有部分散居的锡伯族。但这并不能证明锡伯族的祖居地是吉林,更不能证明锡伯族称源于满语莝草│sibe而来。须知锡伯族的祖居地在锡伯族珍贵的历史文物│太平寺碑文记载得极为清楚。即「青史世传之锡伯部,源居海拉尔东南札拉托罗河流域」。总之,锡伯族和满族同祖说是没有根据,不能成立的。
贰、
锡伯族乃古鲜卑之后裔之说,始见于清何秋涛于清道光年间撰写的『朔方备乘』一书。何氏在该书十七卷「锡伯利等路疆域考」一章中写道:锡伯利路本鲜卑旧壤,故有锡伯之名考。汉书匈奴传云:「黄金犀毗一」,颜师吉注曰:「犀毗带钩也,亦曰鲜卑,语有轻重耳。」,据此知鲜卑音近锡伯。今黑龙江境有锡伯一种,亦作席伯、亦作席北,即非索伦,亦非蒙古,即鲜卑遗民也。
李文田在元朝密史注一书中写道失比即鲜卑之对音也…亦作席伯,亦作席北,即非索伦,亦非蒙古,即鲜卑遗民也。…『汉书匈奴传』云:黄金犀毗一…亦曰鲜卑,亦曰师比,可征也。
『侍卫琐言补』一书写道:「东三省新驻京人,皆以新满洲呼之,其实非满洲也,各有部落,如锡伯、索伦…之流。」
以上引证的是有清一代史籍中有关锡伯族源问题的部分论述。据此可知,关于锡伯族源问题,不仅从清朝就已开始研究,且得出席伯乃鲜卑之后裔,而非和满族同源的结论者,并非何秋涛一人。
五十年代,开始了对全国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进行大规模的调查研究。锡伯族的历史,也是从这时开始研究起。嗣后,随着研究工作的逐步深入,不但有专著问世,且论文不乏其篇。诸如:
萧兵所作『犀比、鲜卑、西伯利亚』一文中云:「鲜卑是我国东北古代少数民族的名称,或号山戎」(山、鲜古音通),属于所谓东胡系统…。「鲜卑是我国东北一个历史古老的少数民族,战国时期所谓东胡系统…。「鲜卑最初活跃于我国辽河流域,逐渐向西北方向发展,其一支滞留我国东北,成为我国的锡伯族;另一支则通过蒙古草原深入到黑海东岸、西伯利亚南部,和那里的土著友好相处,后来成为鲜卑尔( Sabiris 并且用瑞兽「鲜卑」之族明命名那个地区」。
包尔汉和冯家升两位有名学者合写的『西伯利亚名称的由来』一文中,不仅引证了何秋涛、李文田等人谓鲜卑、师比即今锡伯之说以外,还引证了很多外国学者研究『西伯利亚』名称的论述。文中云:「鲜卑人迁入内地后,都逐渐融合在汉族大集团之内,其在边缘遗留的部落,则另起名称,如契丹、库莫奚、地豆于、霫之类,更远的部落由于译音的不同,又别有名称,如失韦、室韦之类。其实失韦、室韦即鲜卑的音变。」
『沙俄侵华史简编』一书中写道:「在我国东北部建国的托跋氏、慕容氏、宇文氏等,都是鲜卑族的后裔。今天在我国黑龙江流域居住的锡伯族的祖先属于鲜卑系统。」
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文物管理站站长米文平经多年潜心研究,揭开了鲜卑石室嘎仙洞的千古之谜。在研究鲜卑的基础上,近几年来从历史学、地理学、民俗学等各个方面探讨锡伯族的族源问题,在『英雄民族的摇篮│从嘎仙洞北魏石刻祝文看锡伯族之源流』一文中写道:「拓跋鲜卑在公元四、五、六世纪建立起北魏封建政权,将其它各部鲜卑以及十六国中的匈奴、羯、氐、羌等民族融合同化,最后到隋唐时期,大部融入汉族之中。留在北方森林草原地带没有南迁的鲜卑族后裔,则于不同时期,经由不同途径,与其它部落,部族相融合,演变为后来的室韦契丹蒙古等民族。而在大兴安岭北部丛山密林中一直保持着游猎生活的北部鲜卑,则可能与后来从大兴安岭迁出的锡伯族有渊源关系。
傅朗、杨旸两位合写之『东北民族史略』一书中写道:「鲜卑族…。留在辽河流域黑龙江流域的鲜卑族,但保留了鲜卑的部落名称,即今天锡伯的先世。」
以上所引之文章,虽各从不同的侧面进行了探讨,但最后的结论则论为锡伯族即古鲜卑族的后裔(其中不包括中央及地方报刊杂志即本民族专业和业余爱好者的论述)。
鲜卑族在其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步发展成为三大支,各支又分成小支,各自建立了政权。到四世纪最后迁出大兴安岭的拓跋鲜卑兴起,于公元三八六年建立起拓跋魏│北魏或称之魏政权的过程中,征服了鲜卑各部及北方的其它民族,统一于北魏的管辖之下。这样在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黄河南北两朝对峙的南北朝局面。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公元三八六│五三四年)政权存在了凡一百四十八年,于公元五三四年之后分裂成东、西魏,随后又相继建立了北齐(公元五五○│五七七年)、北周(公元五五七│五八一年)等国,但都很短命,终于在公元五八一年最后灭亡。随着国家的灭亡,凡南迁内地的鲜卑族全部融合于汉族之中。拓跋鲜卑所建立的政权,不仅促进了民族大融合,且对推动我国的统一更准备了重要条件。
历史上,因不详拓跋鲜卑的祖居地│鲜卑山的确切位置,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在贝加尔湖附近;有的说在内蒙古境内;有的说在辽河流域…。史界之所以对大鲜卑山如此感兴趣,是因为大鲜卑山不仅有拓跋鲜卑的祖居石室,更重要的是在石室壁上刻有于公元四四三年七月(北魏太平真君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拓跋焘(北魏太武帝)派遣李敞等回祖居石室祭祖时的祝文。
一九八○年七月三十日,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文物管理站站长米文平氏,经过多年的深入调查,终于揭开了拓跋鲜卑石室的千古之谜,找到了石壁刻有『魏书』上记载的祝文的石室。鲜卑石室嘎仙洞的发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确切无疑的地理坐标,我们不妨以此地理坐标为起点,探究一下其周围和以南地区是否有锡伯族南迁时留下的足迹信息和渊源关系的痕迹。
锡伯族早先是狩猎民族。对此,锡伯族中流传下来的古老民歌,可以左证。歌词唱道:
片片雪花如蝶飞,
猎人驰骋共撒围;
踏遍了千山万谷,
猎夫满载凯歌归。
嘎仙洞周围,山谷莽莽,森林茂密,寄居各种禽兽,正是过狩猎生活的天然王国。锡伯族这一古朴的狩猎民歌,正是锡伯族的祖先在那莽莽森林中驰骋狩猎的真实写照。这是其一。
其二,我认为兴安领这一山名,并非汉名,而是祖居该地区的土著民族鲜卑语的音译。它本来的名称应该是「夏恩阿林」(siangen alin),系白山之义,说快了就说成兴安岭。从史及记载看,鲜卑族虽然离开原居住地而南迁,但对祖居地极为留恋。所以,凡是迁徙过程中居住过的山,都以「鲜卑」族名命名的。以鲜卑族名命名的山,我国东北、内蒙古境内有,今苏联境内也有,以这种怀念方式,一直相传到现在。于一七六四年西迁到新疆伊犁地区的锡伯族,也将乌孙山的玉女峰称之为「夏恩哈达」加以崇敬。
其三:人类的历史,通常都从山谷森林中的狩猎经济,逐渐过渡到逐水草游牧的游牧经济,再过渡到安定的农业经济。锡伯族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也是如此。在这迁徙路线上,给我们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地名学的历史信息。诸如:大兴安岭北段甘河上游嘎鲜洞西南不远处有条吉文河,『黑龙江舆图』标为「锡窝尔河」;(锡窝尔正是锡伯这一族称的口语化)。海拉尔河东南支流札敦河上源北岸有条小河,『黑龙江舆图』标为「锡伯河」,现代地图标为「西彼尔沟」;札敦河西南也有一条小河,『黑龙江舆图』标为「锡伯尔河」;在海拉尔正南辉河口以西分别有「西伯山」、「锡窝山」等两座山;绰尔河下游沿岸有「锡伯绰尔城」遗址;洮尔河下游沿岸有「锡伯故城」遗址,类似这样的地名学的历史信息还有很多。此外,锡伯族于一七六四年(清乾隆二十九年)奉命西迁至新疆伊犁驻防时,在经过的沿途也留有「锡伯」「锡伯吉尔蒙」(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锡伯渡」(在新疆阿尔泰专区境内)等以锡伯族名命名的地名。
以上例举的以锡伯族名命名的山川、城池的地名,一方面证明锡伯族从祖居地嘎仙洞南迁时留下的足迹,同时也勾出了南迁时的粗略路线图。这一迁徙路线也同时有力地证明了锡伯族非同发源于长白山的女真│满族同源,而是同发源于兴安岭北端之嘎仙洞的鲜卑族同源。
其四: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现代锡伯族使用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而鲜卑族语言一般认为属蒙古语族。这似乎和锡伯乃鲜卑后裔之说相矛盾。实际不然。须知,具历史书籍记载,锡伯族原来的语言「非蒙非满」即是说锡伯族现在使用的语言,并非原来的语言,而是归顺清朝以后,从「非蒙非满」过渡到当时形成的共同语言│满语(须知满语并非等于女真语,而是新的民族共同体的共同语言)。但种种迹象表明,锡伯族原来的语言和现在使用的语言是比较相近的。遗憾的是,锡伯原来使用的语言,历史书籍没有留下任何语言材料。但可喜的是,史籍记载的鲜卑人名、官名及个别的词汇,给我们提供了语言信息。诸如:现在锡伯族,起名初连、宥连者甚多,但谁也不明其义。从史籍得知,这些正是北魏时鲜卑族喜欢起的名字。同时,鲜卑族当时所用的人名,诸如:素延、素和、木骨闾、莫护跋、弥额图等,在现代锡伯族老一代(改汉名以前)的人名中都使用过。此外,还有一半相同或相近者。如:鲜卑人名尔固图、锡伯人名尔格尔图、尔固伦;鲜卑人名度斤突,锡伯人名德津额、德津巴图;鲜卑人名豆罗突,锡伯人名多罗额;鲜卑人名可喜陵,锡伯人名柯喜额等。又如某些词汇:「屋引」鲜卑语系「房屋」之义,锡伯语房屋、房院谓「喔勒恩」鲜卑语「阿干」系「兄」之义,锡伯语叫「阿格」;鲜卑语「必德」系「书」之义,锡伯语为「必特和」;但同小孩则说:「必德」;鲜卑语「真」系「主」之义,锡伯谓「额真」;鲜卑语「嗢石兰」系狮子之义,锡伯语谓「阿尔斯兰」等。这是从语言方面提供的可贵的信息。
此外,居住在青海省的土族,有族系慕容鲜卑的一支│吐谷浑的后裔一说。其语言又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倘若吐谷浑后裔之说能成立,那么,土族语言也给我们提供了有趣的语言信息。在土族与简志后面所附的一千左右词汇里,同锡伯族使用的语言相同或相近的竟占百分之七。例词如下:
土语      锡伯语      汉义      土语      锡伯语      汉义
saJaGaii     sasG              喜鹊             kugo              kuk              
CaGan              caNen                            Cadaa           gida       
XaloN        XalXun                         fulaan            felgian           
Kedu         udu                几个             Cidor            cider              绊子
arGa          arX                     方法             goroN           Xuaren          院子
diau            dau                弟弟             adula-            adul-             放牧
tise                    tes                 他们             amta              amten            滋味
alaG           alx                 杂色             xalGu-           alge-              迈步
imen           niman            山羊             fuliuu             fulu                多余
oron           orun              位置             uloN                     olun        肚带(马鞍)
unee           unin        乳牛             nee                nei- li             打开
nemee-              neme-            增加             neNgen         niNkin          
beje           beje        身体             budaa            beda             
buden         budun            粗鲁             Gade-           Xade-          
Gader        Xadal            马嚼子         GaJa-            gaJa-              
KarJe-              kerQe-                           xoren             orin               二十
Gurden              Xodun                            xulGaii           XulXa          
XuJa          guQa             种绵羊         komosgo       kumskun 上眼皮 
KuJe          xuDun           力气             mooro           mura-            牛吼
Guu                   geu                骡马             more             morin            
Saa-           sa-                挤奶             sun                sun                奶子
sere-          serxe-            醒了             meNgu          muNun          银子
ciNgee-             ciNe-            消化             soGdoNgii     soXtXuN             醉的
sula                   sula               松的             temeen          temen            骆驼
tuNgu-              tuNi- tiNi              拾、采集     dusaa            tuDa              利益
Sdase         sudas                              tebcin            tekcin           
Temeen             tumun                             tare-              tierie-            耕种
TarGun              tarXun                            tuGu-            tuXo-            备鞍
Too-          ton-               数目             davaa-           dave-            越过
Davan        davan                             dabse            davsun          
DeleN        delen             动物乳房     deliuu            dylxun          
DoGolo-           doXul-          跛行             GaGaa-         daXe-           跟随  
Daaxa        daXen           马驹子         deerelJin durbrlZeN     四方的
Cirge-        Cirxe-           堵塞             tata-              tate-             
Joro           Zoro              走马             JobloN          Zovulun 苦难
Doro          doro              道理             Joo-              Zo-               运输
Jauu-          jave-            
其五:综观历史,任何民族,在其发展变化的历史进程中,既便遗忘了其语言,但其基本风俗习惯仍或多或少的遗存下来。因此,从锡伯族的风习中,还可窥见到先祖的风习遗痕。诸如:
一、婚俗 从史籍记载看,室韦的婚姻主要有两种形式。一为抢婚,二为入赘。所谓「抢婚」即两家相许,「辄盗妇将去,然后送牛马为聘,更将妇归家,待有孕,乃相许随还舍」(『北史室韦传』)。所谓「入赘」即「男先就女舍,三年役力,因得亲迎其妇;役日已满,女家分其财物,夫妇同车而载,鼓舞共归。」(『旧唐书室韦传』)「婚嫁则男先佣女家三岁,而后分以产,与妇共载,鼓舞而还。夫死,不再嫁。」(『新唐书、室韦传』)这两种婚俗,在新疆的锡伯族中仍然存在。只是第一种形式带有象征性罢了。如:迎亲的前一天,五个或七个能歌善舞、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随同新郎及全权代表父母的「奥克多罗阿玛」(迎亲爹),「奥克多罗额聂」(迎亲娘)到女家,当天晚上唱歌跳舞,热闹一夜之后,第二天清晨,至迟太阳刚露头,簇拥披红迎亲大蓬车而归。在归途中女方的小伙子们节节阻挡,经过敬酒或送礼物才予以放行。这些正是过去抢婚制遗痕。而入赘形式在新疆保持得较完整。入赘后在女方家劳役三年,之后完婚分家。若女方男孩尚小,完婚后还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乃至女方男孩成亲。这种婚俗同满族的祖先勿吉的「初婚之夕,男就女家执女乳而罢,便以为定,仍为夫妇」(『魏书勿吉传』)的婚俗迥然不同。
二、葬俗 锡伯族的葬俗中土葬、火葬、天葬兼而有之。土葬者,有棺木、土圹。棺木入土时,头向西北,脚向东南。这和锡伯族供奉的「喜利妈妈」的挂向相一致。火葬者,一般都是难产而死的孕妇、自缢或横祸致死者,都先埋在坟茔以外,三年后再挖出来进行焚烧,然后将骨灰装进坛子或小棺木埋进坟茔里。天葬者,一般是不满三个月的婴儿。婴儿死后,将尸体用席片或旧棉布裹上,送到野外无人之处,打开包裹裸体放于野外,让鸟、兽食之。据沈阳市何绍文老师介绍说:他小时候听他太爷讲:早先锡伯族人死之后,不用棺材,只换其穿戴,置于木板之上,而后带着干粮,用最细的绳子吊之而行,以绳断之地为死者安身之所,将尸体悬于离该地最近的树上,请喇嘛诵经,乃归。越三日前往探视,是否鸟兽食净。食净则喜,否则越三日再往复视,请喇嘛诵经,以鸟兽吃净为止。若其尸落地,鸟兽也未吃,称之为下地狱。
上述这些葬俗也正是锡伯族的先人鲜卑室韦的古老葬俗的遗俗。鲜卑之一支的契丹就有火葬的习俗。如:「以其尸置于山树上,经三年后,乃收其骨而焚之。」(『北史』『隋书』的契丹传)而天葬则是室韦的原始「树葬」或「棚葬」的演变形式或其遗痕。这种葬俗同满族的先人勿吉靺鞨的「其父母春夏死,立埋之,冢上作屋,不令雨湿,若秋冬,以其尸捕貂,貂食其肉,多得之。」(『魏书勿吉传』)的习俗也迥然不同。
三、宗教及信仰
(一)锡伯族和满族都同样信仰萨满教,且都有萨满。但不同的是,锡伯族不像满族那样有家萨满,而且祭祖时也绝不由萨满主持祭祀或跳神,而是由族长主持。
(二)锡伯族和满族都供奉一个「妈妈」,但是,两个妈妈不论其名称内容而且祭祀方式都决然不同。锡伯族供奉的是「喜利妈妈」其内容极为丰富。「喜利妈妈」有二丈多长的丝绳,其上栓有背石骨(即东北称之为嘎拉哈的)、弓箭、布条、摇车、箭袋、各种农具、鞋袜、书籍、铜钱和纸迭的官印…等。同时,每件物都表明一定的意义。即:背石骨代表辈数,弓箭代表男孩,布条代表女孩(这三件物是最主要的),摇车寓意祝愿人丁兴旺,农具祝愿五榖丰登,铜钱寓意财运横生,书籍祝愿子孙后代知书达理,而官印则寓意子孙做官清廉等。对「喜利妈妈」不进行任何专门的祭祀仪式和活动,只是在逢年过节时烧香或点长明灯并叩头。「喜利妈妈」从其形式和内容看,是产生于母系社会晚期,而形成于父系社会。从背石骨的数目可知这一家庭已传了几代,从弓箭和布条的数目可知该家族共生了几个男孩几个女孩。所以,它实际上是种无文字记载的家谱。而满族供奉的是「佛多妈妈」(有的地方也叫「歪里妈妈」「万历妈妈」「梨花妈妈」「喜花妈妈」「外里妈妈」「黄陵子妈妈」等名目众多),「佛多妈妈」的丝绳上,只是栓有布条以外,没有任何别的物件,且有栓锁、换锁、背灯祭等各种祭祀活动。同时这些祭祀活动都由萨满主持进行。
(三)在满族的院里都立有一杵祭天用的索伦杆子,而锡伯族则没有;但锡伯族在正屋的西南墙外供奉主管家畜的男神「海尔堪玛法」,而满族却没有这种神祇。
参、
众所周知,拓跋魏在三迁国都的过程中,不仅内迁了官兵,连百姓都大迁内地,其人数不下百万之众。因内迁的鲜卑族,长期和汉族杂居,尤其是因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后,大举推行汉化政策,禁着鲜卑服装,禁说鲜卑语言,最后连姓都改成汉姓的结果,凡内迁的鲜卑族全部汉化,融合于汉族之中。自嗣以降,鲜卑族名就未复见于史籍。
从北魏即始,尤其是隋唐以降,把生活在黑龙江上游及嫩江流域的一些少数氏族统称为室韦或失韦。实际上室韦是个大群体,其中就包括蒙古、鄂温克、鄂伦春和达干尔等氏族。其活动范围,最西到呼伦池、额尔固纳河流域;最东到黑龙江和精奇里江(即结雅河汇合处);最南到嫩江及绰尔河流域;最北到嫩江以北到大兴安岭以北地区。锡伯族先人也包括在室韦这一大群体之中,而属于南室韦的范围之内。室韦之称,实际上就是锡伯这一族称的口语化。在锡伯语口语里,当辅音b处在两个元音之间时,就演变为v。锡伯│sibe变为sive。维吾尔、乌孜别克等族,称锡伯为sivie。赫哲族称锡伯族为sive。到辽金时期,室韦各部已逐渐自成一体,而有的另立别名载入史册。诸如:乌古、敌烈、于厥里、达卢古等等。有的则仍以族名和部落名联称。如:黑车子室韦、大黄室韦、小黄室韦…等。但嫩江流域的室韦部则仅用室韦之名。如『辽史食货志下』载云:「坑冶自太祖并室韦。」『辽史』卷四六『百官志』并列载有室韦国王府、黑车子室韦国王府、于厥里国王府、乌古部、黄头室韦部等。『辽史』卷六九『部族表』再云「圣宗统合九年三月振济室韦乌古部』『耶律延宁碑』载云:「威极北之疆境,押泹捩之,失韦闻言归降…。」『金史太祖纪』载云:「收国二年正月戊子诏曰:自破辽兵,四方来降者众,宜加优恤。自今契丹、奚、汉、渤海、系辽籍女直、室韦、达鲁古、兀惹、铁骊诸部官民,…。」辽金史中所提室韦,都是专指嫩江室韦。我认为这就是锡伯族的先人。
肆、
关于其它几种观点和说法简单说几句。
锡伯族和鄂伦春同源说,没有根本性的分歧,不去多说。现今锡伯族是嘎仙动守庙人之后裔之说,是毫无根据的主观想象,也不去多说。至于锡伯族是黄帝之少子昌意之后代发展起来的之说,说几句拙见。魏书卷一帝纪有这样一段记载:「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黄帝以土德王,此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其裔始均,入仕尧世,逐女魃于溺水之北,民赖其勤,帝舜嘉之,常为田祖。」这段话,实际上是北魏建国不久,由汉族仕大夫崔宏向拓跋珪(此魏道武帝)进谏的。而拓跋珪也默认了此说。崔宏之进谏和拓跋珪之默认,都各有其政治目的。当时的政治形势,促使汉族仕大夫依靠拓跋珪,需要取得拓跋珪的支持,以维护他们的特权。而拓跋珪则为了达到统治的目的,必须笼络汉族民众之心,也需要取得汉族仕大夫的支持。这就是崔宏敢于如此进谏,而拓跋珪又不加否认,且默认下来的根本原因。后来魏收编修『魏书』时,就将崔宏的进谏写进了『帝纪』里。对此,中外学者向来持否定态度,都认为此说纯属假托之词。倘若崔宏之说果如某君等在其文章中所说那样成立,并把拓跋姓强行按在黄帝子孙的头上,那末,最后的结论岂不就是鲜卑族,尤其是拓跋鲜卑族源于汉族,是和汉族同祖么?
总之,现今的锡伯族是古代鲜卑族的后裔。若把族属的渊源关系用用不同时代的不同族称划一条线,就可划出:鲜卑│拓跋鲜卑│室韦│失必(或失比)│锡伯这样一条来。
(作者为锡伯族,精通满文,曾任教于北京中央民族学院)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