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专题库 > 清代首任伊犁将军明瑞满文奏折综析

 清代首任伊犁将军明瑞满文奏折综析

郭美兰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辑部,北京 100031)

摘要:乾隆年间,伴随清朝最终统一天山南北,地处西北边疆的伊犁成为新疆首府。清廷设置驻防将军,总统伊犁地区军政事务乃至新疆各地的军事事务。首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任仅仅4,进呈乾隆皇帝的奏折却多达800余件,数量大,内容丰富,涉及新疆防务、屯田、开矿、开办牧场、审理案件、维护驿站以及对外交涉等诸多问题,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

关键词:清代;伊犁将军;明瑞;边疆;满文档案

 

  伊犁位于我国的西北边疆。清代的伊犁地区,北接巴尔喀什湖,西连楚河、塔拉斯河流域,东与乌鲁木齐所属精河接界,东北与塔尔巴哈台所属阿鲁沁达兰卡伦接界,南与阿克苏所属噶克察哈尔海台交界,地域辽阔,山峦叠嶂,水流纵横,自然条件极为优越,人称“北国江南”。清初,在伊犁地区游牧的厄鲁特准噶尔部控制天山南北,与清廷抗衡。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清朝最终统一了天山南北地区,并在伊犁设置驻防将军,总统伊犁地区军政事务乃至新疆各地的军事事务。由此,伊犁不仅成为西北边陲的军事重镇,而且成为新疆首府。

首任伊犁将军明瑞,字筠亭,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他曾以领队大臣、参赞大臣等职几次领兵出征天山南北。设置伊犁驻防将军后,明瑞被任命为首任将军。明瑞到任之时,正值伊犁地方百废待兴,应办事务极为繁杂,须时时奏请皇帝。明瑞在伊犁将军任上只有短短四年,但其进呈的奏折竟达近千件,其中绝大部分是用满文书写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现存伊犁将军明瑞的奏折,约有800多件。这些奏折作为第一手史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利用和研究价值。然而,由于诸多原因,这部分档案至今尚未全面发掘和利用,其内容鲜为人知。

本文仅就明瑞担任伊犁将军时期形成的满文奏折进行综合分析和简要评价,以期有助于学术界和有关人士了解并加以利用。

一、首任伊犁将军明瑞满文奏折的形成及其概况

清朝是以满族上层为核心建立起来的政权,规定满语为国语,满文为国文。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满蒙官员,特别是承办八旗事务、边疆事务、北方民族事务及宫廷、陵寝事务的满蒙官员,一般都用满文缮写公文,皇帝颁给这些官员的诰敕、谕旨、寄信及各部院的行文,也都用满文书写。就是说,清代官员行文使用满文即清代所称的清字,需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满蒙官员,第二,必须是承办八旗、边疆、北方民族或陵寝等事务的官员。只有具备这两个条件,官员才可以使用满文具奏。明瑞作为镶黄旗满洲人,又出任伊犁将军这一疆臣要职,理所当然使用满文具奏,故而现存明瑞出任伊犁将军期间的奏折多是满文奏折,鲜有汉文奏折,只有乾隆三十年(1765)初奏报伊犁地震情形的奏折和与陕甘总督杨应琚等人列衔议复西安满洲官兵移驻伊犁事宜的奏折,系用汉文写成。此外在其伊犁将军任内未见有汉文奏折。

明瑞出任首任伊犁将军的缘起,还得从乾隆年间清朝统一新疆谈起。乾隆年间,统治我国西北地区的准噶尔汗国开始发生内乱,其部众纷纷内迁归附清廷,辉特部台吉阿睦尔撒纳在争夺汗位失败之后,更是率部众两万余人内附。长期的内讧和部众的流失,削弱了准噶尔政权的统治力量,减缓了准噶尔政权统治下各个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而此时的清朝,正处于康雍乾盛世时期,社会安定,经济发展,武力强盛。准噶尔政权的窘迫处境,恰好为清廷统一天山南北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乾隆二十年(1755)清廷发兵5,分两路进攻伊犁,逼迫准噶尔汗达瓦齐退守位于今昭苏县境内的格登山,清军随后发动进攻,很快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清廷攻破准噶尔政权之后,起初尚无意设置伊犁将军,而是设想采取“众建而分其势”的政策,“将四卫拉特,封为四汗,俾各管其属。”[1]因此,在战后仅留500官兵驻守伊犁。此时已被封为亲王的阿睦尔撒纳认为有机可乘,发动了叛乱,意在驾驭准噶尔四部。曾在伊犁归附清廷的小和卓霍集占也趁机逃回天山南部,煽动大和卓波罗尼都参加了叛乱。至此,清廷原先拟定实行的在北疆准噶尔地区封汗管辖其属、南疆维吾尔地区命大小和卓统辖其旧属的政策宣告失败,继而用兵征讨阿睦尔撒纳和大小和卓,至乾隆二十四年(1759)最终统一了天山南北,此时才开始考虑新疆地域宽广,存在多个民族、多种宗教、农牧并存等实际情况,决定实行军府制度。乾隆二十七年(1762)十月十六日,乾隆帝颁谕曰:“伊犁初定,新疆之地,现在既已建城驻兵,此缺应作为将军镇守地方。今明瑞在彼总办事务,相应即以明瑞作为总统伊犁等处将军。该部照例给与印信。”[2]为便于伊犁将军办事或出差,同年十一月初三日,乾隆帝再颁上谕:“现伊犁既已任命将军,理宜补放参赞大臣一同办事。著授爱隆阿、伊勒图为伊犁参赞大臣、伍岱为领队大臣,爱隆阿、伍岱每人赏银一百两,即行乘驿前往伊犁,亦命伊勒图现即由喀什噶尔赶赴伊犁。”[3]伊犁参赞大臣与伊犁将军同驻位于伊犁河北岸的惠远城,协助伊犁将军办事。伊犁将军出差在外期间,由参赞大臣代理印务。

明瑞之所以被任命为首任伊犁将军,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明瑞自乾隆二十一年(1756),即在西路军营担任领队大臣,跟随定西将军达尔当阿、定边将军兆惠等征战天山南北,直至战事结束,多次建有军功,对新疆各地情况较为了解。二是明瑞在西路军营效力期间,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才干,从而引起了乾隆帝的注意和重视。因此在任命伊犁将军这一要职时,明瑞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乾隆帝的视线。

乾隆二十七年初,明瑞是以户部左侍郎的身份带领换防官兵前往伊犁。时至八月,即将回京的伊犁参赞大臣阿桂奉旨将办事大臣印务移交给明瑞。十一月,明瑞接任伊犁将军,由此开始了四年多的守边疆臣生涯,其任内的奏折和奏片,数量较多,现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存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粗略统计,并列表如后。

从乾隆二十四年十一月至三十一年十二月,明瑞担任首任伊犁将军的四年期间,呈递的奏折和奏片共计792,其中多为涉及官员任免、刑审案件、粮食收成等方面的奏折,还附有履历单或清单等,故总数当不止于此。

按照清代档案运行程序,臣工具奏折片,都要抄录一份留存,形成了现存的录副奏折。另外还要汇抄成册,形成了现存的《月折档》。根据清代副本制度和汇抄存查制度,明瑞奏折原件应见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存宫中朱批奏折内。经查现存明瑞满文朱批奏折共有十余包,数量大抵与录副奏折相当,而《月折档》中抄录的数量也应大致相等。

二、首任伊犁将军明瑞满文奏折的主要内容

伊犁将军的设立扩大了清代八旗驻防的范围,其职掌在乾隆帝上谕中有明确规定:自伊犁至乌鲁木齐、巴里坤,凡寻常事务,仍照旧例,由各该地方大臣办理。此外,若有兵丁调遣之事,则听将军调遣。回子各城虽有所不同,但与伊犁相距不远,理合以彼此相通为计办理,自喀什噶尔、叶尔羌至哈密所有回子各城,亦照巴里坤等处之例,驻各城官兵,皆听将军调遣,凡寻常事务,皆照旧例办理。又喀什噶尔、叶尔羌等处,皆地处边陲,回子各城地方,若有应急事件,需要调遣伊犁兵丁,亦准各处办事大臣咨商将军,就近调用伊犁之兵。”[4]这表明凡南北疆军务,统归伊犁将军节制。这道上谕同时也表明,乾隆帝设置伊犁将军的最初想法,是让伊犁将军重在节制南北疆军务,而南北疆各地的政务,仍由各地办事大臣等管理。但乾隆三十年乌什事件之后,鉴于喀什噶尔参赞大臣纳世通独断专主致使事态扩大的教训,乾隆帝规定所有南疆各城“具听伊犁将军管辖”[5],由原先的“咨商”将军变为统归将军管辖,进一步强化了伊犁将军的职权。而伊犁地区的军政事务,则统归伊犁将军办理,特别是随着携眷驻防官兵数量的增加,以及回屯等屯田规模的不断扩大,人口结构的改变,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社会矛盾的转变,伊犁将军的职责也在适时而变,从比较单纯的军务转变为军政并举,形成了以武职官员为主干,辖有军政两套系统的管理体系。正因为伊犁将军的职权不同于一般的直省驻防将军,其所管事务也就相对繁杂。纵观首任伊犁将军明瑞的满文奏折,其内容十分丰富,涉及面也很广泛。为便于人们全面系统地了解明瑞奏折的内容,现归纳为以下十四个方面加以叙述和分析。

()伊犁地区驻防

清廷统一天山南北之前,将甘肃庄浪、凉州作为战略要地驻守重兵,而统一天山南北之后,伊犁则成为西陲要地,故自乾隆二十五年始,清廷即命参赞大臣阿桂主持,调遣内地八旗和绿营官兵远赴伊犁防守。此时派驻的兵丁因不携带家眷,固非永久性驻兵,而是三年换防一次。伊犁本属边陲,路途遥远,往来换防,颇费周折,亟需解决永久性驻兵问题。因此,军机大臣傅恒在乾隆二十六年提出调遣察哈尔八旗兵携眷移驻伊犁,被乾隆帝采纳,遂调张家口外察哈尔八旗官兵1000余名携眷驻守伊犁,是为携眷官兵驻防伊犁之始。明瑞担任伊犁将军期间,携眷移驻伊犁的有甘肃凉州、庄浪和热河的满洲、蒙古兵3200,张家口外察哈尔蒙古兵2000,盛京锡伯兵1000名及热河达什达瓦厄鲁特兵500,组建了惠远城满营、惠宁城满营、锡伯营、索伦营、察哈尔营、厄鲁特营6个营,其中察哈尔营是最早携眷移驻的八旗兵,厄鲁特营则是以当地厄鲁特人为主干组成的。这些军营的设立,使伊犁地区防务力量得到加强和稳定。

明瑞出任伊犁将军时,参赞大臣阿桂已开始办理伊犁驻防、屯田等事务,这为明瑞铺垫了基础。明瑞上任,进一步解决驻防问题,自然是任内之大事,明瑞奏折涉及驻防事宜的相对较多。从时间上看,乾隆二十八年(1763),主要反映解决移驻官兵途中所需经费,接济粮食及行程日期等;二十九年(1764)之后则主要反映驻防官兵抵达时间,拨地安置,建房修城,发放粮饷,备办柴薪,拨给耕畜,分发籽种,耕种田亩,发给牲畜牧放孳生,编设旗佐,补放官员,挑补披甲,额定俸饷,核查官兵及随带人口数目,赈灾接济,配发兵械,操练兵丁,设卡巡防等。

()塔尔巴哈台换防

塔尔巴哈台地处新疆天山北部形胜之地,不但与伊犁毗连,而且通达阿尔泰、科布多等地,系连接西北两路之要冲,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驻兵塔尔巴哈台,周围环设卡伦,有助于西北两路彼此呼应。乾隆二十九年,参赞大臣绰勒多由乌鲁木齐率绿营兵600名到塔尔巴哈台,开垦屯田,修筑城池,并派京城健锐营及黑龙江索伦兵900名驻守,共设大小卡伦29座。自乾隆三十一年(1766),改由伊犁满洲、锡伯、索伦、察哈尔、厄鲁特五营内派1300余名官兵换防。从明瑞奏折来看,乾隆二十七年七月,明瑞巡边至塔尔巴哈台,对塔尔巴哈台周边情况作了一番实地考察,然后于乾隆二十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奏请交付军机大臣会议在塔尔巴哈台雅尔地方修建城池、派兵屯田、设卡驻防事宜。之后明瑞又几次奏陈塔尔巴哈台驻兵事宜,并于乾隆三十年正月由伊犁遣派满洲、索伦官兵赴雅尔驻防,三十一年始改派伊犁携眷官兵赴雅尔换防。

()屯田筹粮

伊犁屯田,是伴随伊犁驻兵而来的。统一之初,伊犁地区土地荒废,人烟稀少,驻兵守边,需从外地调运粮食,靡费转运之项,故为解决兵丁之口粮,清廷特命办事大臣阿桂办理伊犁驻兵屯田事务。伊犁屯田,始自乾隆二十五年,按屯田者身份的不同,分为回屯、兵屯、旗屯、民屯和犯屯5种。回屯和兵屯是伊犁屯田中开始较早的,均始于乾隆二十五年,是办事大臣阿桂由阿克苏带领绿营兵及各城维吾尔人众至伊犁开办的。民屯开始于乾隆二十八年,是由内地迁居伊犁的商户、民人、绿营子弟和期满为民遣犯进行的屯田。旗屯开始于乾隆二十九年,是满洲、察哈尔、厄鲁特、锡伯、索伦官兵等至伊犁驻防后进行的。犯屯,顾名思义其主体是犯人,乾隆二十九年开始流放犯人到伊犁,犯屯亦从此开始。

从档案中可以看出,乾隆二十四年十月,定边将军兆惠奏请筹办伊犁驻兵屯田事务,十二月阿克苏办事大臣阿桂奏往伊犁迁移回众并驻兵屯田,次年二月前往伊犁办理屯田事务,开始在伊犁河南岸海努克地方耕种粮食。是年不仅增派副都统伊柱等员到伊犁专司屯田,还设阿奇木伯克管理回屯,并在阿克苏至伊犁的路上设立了驿站,便于不断从南疆各城增迁回众。明瑞接任之时,伊犁屯田事务已经办有成效,并开始从中获益,因此明瑞在任期间,更加重视加强和发展屯田,继续从南疆各城迁移大批维吾尔人众专事耕作,增加绿营屯田官兵人数,准许商民种田交租,允许流放犯人种地纳粮,积极筹措屯田所需耕牛、籽种和农具等,从而扩大了耕地面积,增加了屯田人数。

()出兵乌什

乾隆三十年闰二月,南疆发生乌什事变,乌什维吾尔人众因不满清廷所设办事大臣与当地伯克势力相勾结,专横跋扈,科民敛财,起事攻打乌什城,乌什办事大臣素诚自杀,阿克苏办事大臣卞塔海前去镇压兵败,喀什噶尔参赞大臣纳世通亦率兵前去,但攻城未果。

明瑞于当月下旬赶至乌什,先是制定了分东西两路攻打乌什城的作战计划,同时奏参素诚等人,并从三月初一日起开始攻打乌什城,但久攻未果。五月明瑞遵旨将卞塔海、纳世通革职看押,查抄其财产,六月尚书阿桂到乌什西路军营,随后调兵遣将,分东西两路多次发起进攻,八月中旬攻克乌什城。明瑞进城办理善后事宜,清点缴获兵器,奖赏抚恤,并将乌什城所剩维吾尔人众送往伊犁种地,十月下旬返回伊犁。乾隆三十一年四月,因办理乌什善后事宜不妥被革职留任。明瑞关于乌什事件的奏折较多,从三十年闰二月至十月,有百余件。

()官员任命

伊犁将军明瑞作为掌管南北疆军务和伊犁地区军政事务的要员,凡伊犁地区职官之增设,官员之升迁调补、纠参处分、开缺休致,均需明瑞具折奏请。

明瑞奏折中,反映职官设置、官员任免等方面内容的文件居首位,数量在200件左右。其中涉及明瑞自身的有关于奏报接任日期、谢赏药品荷包等物品、进贡鹿尾马匹等地方特产、回缴朱批奏折、谢赏准袭世职等内容;涉及其他官员任免的有参赞大臣、乾清门侍卫等抵达伊犁日期,驻防八旗、绿营和将军衙署各级官员的升迁调补、奖惩处罚,伯克补放,发往伊犁效力官员期满安置等;反映职官设置的则有奏请钦定南疆各城大臣官员缺额、设置伊犁同知、补放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分设印务、粮饷、驼马、营务四处章京笔帖式,增设办理钱粮等事务章京,调整南北疆笔帖式缺额,颁发关防图记,核定官员俸饷、养廉银数额等内容。

()人口状况

清廷对准噶尔用兵之时,生活在伊犁地区的厄鲁特部众四散躲避,或流入哈萨克地区游牧,或躲进山中不出,待清朝勘定伊犁之时,伊犁地区已荒无人烟,亟需招徕人口,恢复生产。

明瑞在任期间,注重发展人口,从其奏折看,着重作了三方面的工作,一是妥善安置当地存留和从哈萨克返回的厄鲁特人众,从哈萨克返回的厄鲁特人众,一部分系自行返回,一部分系哈萨克献出,一部分系哈萨克商人携至,这些厄鲁特人众先后被编入伊犁厄鲁特营或察哈尔营,成为伊犁地区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二是继续迁移南疆维吾尔人众到伊犁屯田,数年间不曾间断。三是吸纳内地人口。这部分人成分较为复杂,既有官兵,又有商人、遣犯及其家眷等,其中人口最多的要算移驻伊犁的内地官兵及其家眷,数量较少的是流放伊犁的携眷遣犯和到伊犁经商或开垦地亩的携眷商人等。

()官办牧厂

伊犁地方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宜耕宜牧。明瑞因地制宜,采取农牧并举的方针,通过从乌里雅苏台等地购进牲畜,从内地调运丝绸等物与哈萨克换取牲畜的方法,获取大量牲畜,分给驻防各营及屯田维吾尔人众,设置孳生和备用牧厂,规定收取孳生及准行倒毙分数,并定期委派官员查看,按期收取孳生牲畜,酌情拨补当地屯田和军用牲畜。

()案件审理

明瑞上任初期,尚不见有关案件审理方面的奏折,直至乾隆二十九年六月起,始有案件审理方面的奏折。这说明随着伊犁地方人口的增加,社会关系、社会矛盾都在发生变化。明瑞所报案件,归纳起来,多系遣犯和驻防官兵犯案,其中遣犯多涉脱逃、偷盗等案,驻防官兵多涉命案、偷盗、脱逃等案。

()驿站维护

从乾隆二十五年起,阿桂等人就开始在伊犁通往阿克苏、伊犁通往乌鲁木齐等路上设立驿站,明瑞到任时已基本成型。明瑞到任后着重维护驿站,不断增添补充驿站马匹,以保证驿站传递无误,此外还在伊犁至沙图口途中新设驿站,并安置察哈尔兵驻守。

()对外交涉

清代的伊犁,北接巴尔喀什湖,西连楚河、塔拉斯河流域,沿边有哈萨克、布鲁特、浩罕、巴达克山等。明瑞在任期间,办理对外事务尚属妥帖。从内容涉及对外关系的奏折数量来看,交涉事务最多的要数哈萨克,约有60余件,其内容主要涉及双方贸易、索还逃人、防止越界、巡边驱逐、护送进京使臣等。而与哈萨克贸易换取牲畜,是伊犁将军每月必报的内容。涉及浩罕的主要为乌什事件期间,捉拿乌什城内所派送信者,防止向浩罕请求援助等。涉及布鲁特的则有禁止布鲁特入境游牧、调停布鲁特与哈萨克的关系等。

(十一)宗教文化

伊犁地区本为准噶尔蒙古久居之地,形成了一整套颇具地方特色的蒙古文化,尤其是准噶尔蒙古所信奉的喇嘛教,在伊犁地区极具影响,外加后来移驻的察哈尔、索伦、锡伯等携眷官兵也都信奉喇嘛教,所以明瑞极为重视对宗教的管理。上任伊始,明瑞就奏请由京城选派喇嘛到伊犁,增加喇嘛人数,保护地方文化,在伊犁地方搜集厄鲁特史籍,饬令驻防官兵学习蒙古人习俗等。

(十二)工程建设

明瑞上任后,为满足将军衙门办公、驻防官兵通行和居住的需要,在阿桂主持建设的土木工程基础上继续进行城池、桥梁、道路的修建。其奏折反映明瑞主持或提议修建的工程主要有,伊犁惠远城、惠宁城、哈什回城、雅尔城及其官署和兵房,以及玛纳斯河桥等工程的修建。

(十三)伯克任命

阿桂于乾隆二十五年奏设阿奇木伯克管理伊犁维吾尔族人屯田事务,二十六年奏定伊犁伯克品级,其阿奇木伯克颁给印记。明瑞上任后,对伯克的管理主要体现在补放伊犁哈子伯克、明伯克及增补管理伊犁屯田维吾尔族人事务的伯克等方面。从乾隆三十年始,开始见有安排伯克年班进京入觐内容的奏折

(十四)矿产开采

经济活动作为人类生存的基础,在社会活动中是不可或缺的。清廷要巩固政治、军事上已经取得的成果,无疑需要依赖经济的发展。伊犁地处边陲,交通运输固然不便,但本地资源却很丰富,因此明瑞极为重视发展当地的生产经营及资源开发,除大力发展农业、牧业、商业、手工业外,还注意开采矿产,煤炭、铜铅等矿均在勘探开采之列。

三、首任伊犁将军明瑞满文奏折的价值

档案是人们从事社会活动的原始记录,具有原始性、可靠性、客观性和系统性,仅就历史研究而言,更具其他史料无法替代的价值和作用,是十分珍贵的历史资料。保存至今的明瑞满文奏折,是从乾隆二十七年十一月至三十一年十二月,明瑞任伊犁将军期间,在办理公务的过程中形成的,具有特定的原始性和客观性,能够具体、完整、系统地反映当时伊犁地区的历史原貌,是我们研究伊犁,乃至新疆、西北边疆历史不可或缺的宝贵史料。

明瑞满文奏折,就档案本身来讲,三大特点:

一是数量较大,保存相当完整。仅据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统计,明瑞奏折近800,从其具奏的日期来看,每旬便有数件,平均每月在15件左右,由此推断,其中缺佚的应该不多,即便有缺佚,以朱批奏折和月折档补充,当可保证其完整性。

二是内容丰富,极具系统性。明瑞具折上奏的时间,始于上任,止于卸任,凡其任内所办政治、经济、军事一应公务,无不涉及,处理每一问题的起始、过程及结果,无一遗漏。

三是具有系统性。由于围绕某一问题、某一事件,文移往来,会形成多个文件,因而能够系统地反映军政事务的全过程。

明瑞所任的伊犁将军,分析起来有三个特殊性:

一是将军本人身世显赫。明瑞家族富察氏是清代的显赫家族,其先祖世为朝臣,明瑞的姑姑更是乾隆帝宠爱的孝贤纯皇后,叔叔傅恒则是乾隆帝格外信任的军机大臣。而明瑞自乾隆二十年出任领队大臣,远赴西北率兵征战以来,屡建军功,官阶叠加,而且熟悉了地方环境,掌握了地方情况,自身条件相当优越,这样在乾隆帝颁谕设置总统伊犁等处地方将军,考虑这一重要职位的人选时,自然视明瑞为合适人选,任命为首任伊犁将军。明瑞的特殊身份,使明瑞在任期间,尽管治理地方的经验并不多,但依仗乾隆帝的垂青和信任,还是胆大敢为,在统筹安排携眷驻防官兵,巡边设卡,驱逐越界游牧哈萨克等方面,都有一定建树,即便有时想法与乾隆帝相左,还能坚持己见。譬如,乾隆帝谕令明瑞将伊犁将军衙门原有印务、粮饷、驼马和营务四处,按直省将军衙门之例,改设左司、右司及印务处时,明瑞就没有盲从,而是力陈原设机构之合理性及保留的必要性,使乾隆帝改变了主意,同意保留原有机构。此外,由于明瑞身份特殊,即便在任中有乌什指挥不力,办理善后欠妥,雅尔筑城择地不当等失误,遭到了乾隆帝的训斥处罚,但也流于形式,无关大碍。

二是职系首任。乾隆二十四年清廷统一天山南北,即命参赞大臣舒赫德、定边将军兆惠、办事大臣阿桂等经营,到明瑞出任伊犁将军之时,凡地方事务,多有办理成例。明瑞虽为首任将军,但诸务不见得从头办理,而是既要延续又要创新,譬如屯田、驻兵,需按原先的方法办理,但在规模、人数及地点等具体问题上,又要根据具体情况有所创新,如调遣盛京等地锡伯官兵携眷移驻伊犁,安置于伊犁河南岸,即系明瑞提议办理。

三是职权特殊。乾隆帝设置伊犁将军,本意是令其统辖天山南北军务,总管伊犁地区军政事务。明瑞上任初期,天山南北并无用兵之事,故而对南疆的管理不够重视,而侧重经营伊犁地区,以致于伊犁将军这一要员对南疆各城办事大臣并未产生多大影响,因此才有可能发生喀什噶尔参赞大臣纳世通阻止明瑞前往乌什,使明瑞在前往乌什途中滞留阿克苏的事情。而正是此事的发生,使乾隆帝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谕令加强伊犁将军的总统之权。

明瑞奏折的特点和明瑞所任伊犁将军的特殊性,决定了明瑞奏折有其独特的研究价值。我们不妨也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是可以提供原始资料。涉及明瑞在任时期伊犁地区历史的资料,有各种官修史书、私家撰述等,但这些史料都不可避免地带有局限性,如受编者意图影响及内容详略不一等等。而明瑞奏折是在任内处理具体事务的过程中写成的,是在公务活动中自然形成的,本身就带有原始性、真实性,因而无疑是研究明瑞在任时期伊犁地区历史最原始、最直接的第一手材料,是其它史料所无法比拟和替代的。

二是可以填补历史研究中的某些空白。明瑞奏折是以满文写成的,由于文字的关系,能够直接利用这部分档案研究历史的学者尚属不多,尽管已经出版发行的《清代边疆满文档案目录》公布了明瑞满文奏折的全部目录,利用者仍然无多,因此许多内容不为人知,极富神秘色彩,由此可以断言,明瑞奏折的神秘面纱至今尚未揭开。

三是可以帮助深入和细化区域历史的研究。清廷对天山南北的经营是设置伊犁将军前就开始的,因此明瑞一任,虽在整个伊犁将军史上位居首创时期,但从其所办事务看,是处在一个继往开来的历史发展阶段,因此当地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许多方面的发展历史,在明瑞奏折中都能得到反映。由此可以讲,开发利用明瑞奏折,对拓宽伊犁地区及新疆、西北地区历史乃至于清史的研究领域,提升历史研究所依据的史料的层次,无疑都有帮助。



[1]魏源:《圣武记》卷4,“乾隆荡平准部记”。

[2]军机处满文上谕档31-2,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3]军机处满文上谕档31-2,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4]军机处满文议复档864-2,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5] 《平定准噶尔方略》续编,32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