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专题库 > 满语言文化与萨满文化是满学研究的

 满语言文化与萨满文化是满学研究的两大基石

刘厚生

(东北师范大学, 吉林 长春 130024)

摘要: 所谓满学是以民族学为理论依据和手段, 旨在研究满族及其先世历史、语言、文化、宗教、风俗等等的人文学科。满语言文化和萨满文化是满学研究的两大基石。我们加强对满学的研究, 目的在于弘扬中华民族优良的文化传统, 不断增进我国各民族大家庭的团结和凝聚力, 使我们伟大的祖国强盛起来, 使中华民族的文化不断发扬光大。
关键词: 满学; 满语; 萨满; 基石

   给满学下个定义, 并非是件易事。因为涉及到对满学本身的理解和认识, 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 难于取得一致, 这是很正常的。美国夏威夷大学陆西华教授代表着部分西方学者的观点, 她认为满学应该是用满文作满洲研究之学。①用满语作为衡量满学的尺度, 并没有错, 只是过于狭窄, 我们估且将其称为狭义论。
闫崇年先生曾为满学作过界定, 他说:“我认为, 满学即满洲学之简称, 是主要研究满洲历史、语言、文化、社会及其同中华各族和域外各国文化双向影响的一门学科。在这里,研究满洲历史、语言、文化和社会, 是满学定义的内涵与核心; 研究满洲同中华各族和域外各国文化双向影响, 则是满学定义的外延与展伸。②闫先生指明了满学研究的对象、领域是很广泛的, 我们估且将其称为广义论。
  
不难看出, 上述两种意见的分歧在于, 前者强调研究的手段; 后者强调研究的对象。这样两者都有其不够完备的地方, 即狭义论忽略了它所研究对象的范畴和属性; 而广义论又模糊了它所研究的对象的特点和手段。
我认为, 给满学下定义, 应该照顾到以下几个方面:11 满学属于人文学科, 而且是一个新兴的人文学科。目前, 我国的汉学、藏学、蒙古学、满学合称四大显学, 是世界性的热门研究领域。在四大显学之中, 满学最为年青, 满学作为一门学科走入研究领域, 是近半个世纪的事情。这里我想强调, 不是有人研究什么, 就可以随便冠以某某学, 这需要一个过程和条件。例如, 研究边疆史, 大有人在, 时间也不短, 但至今我们还不能说, 我们已经有了边疆学”, 因为作为一门学科, 它还不成熟, 还不具备作为一个学科门类的条件

满学不是一门独立的一级学科, 它是从属于民族学下面的一个分支。满学的研究与清史的研究对象有相同的地方, 也有不同的地方, 这就是因为满学属于民族学的范畴,它是用民族学的手段去研究满洲的历史、语言、文化、宗教、风俗等等, 而清史则属于历史学的范畴, 从横向来说, 是在更大的泛围之内, 研究清代的断代历史和社会, 其中包括满族史。满学研究的对象不仅仅限于历史上的满族, 而且包括它的先世肃慎人、挹娄人、勿吉人、人、女真人。同时, 当代的满族也应该是满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 因为现实是历史的延续, 历史和现实是分不开的。这样就纵向而言, 满学研究的领域要比清史更久远,跨度更大, 是一部民族通史, 而不是断代史。
  
鉴于以上的理由, 如果用简炼的一句话概括满学的定义, 我曾经提出过, 是否可这样加以表述:“满学是以民族学为理论依据和手段, 旨在研究满族及其先世历史、语言、文化、宗教、风俗等等的人文科学。

  
满学研究的领域很广泛, 但有两个方面是满学研究的基石, 我们应该加大研究力度。满通古斯语言文化是满学研究的重要基石。历史上民族的融合首先表现在语言文化的趋同性, 一般规律是先进的民族文化同化比他落后的民族文化, 语言文字是同化的标志之一。在中国的几千年历史上, 这种例子是不胜枚举的, 最典型的当属满族了, 这是满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
  
满族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 是一个比较开放, 包容性很强的民族。她不断地用先进的文化武装自己, 所以能够从我国东北的地处偏远的一个弱小民族, 一跃成为君临天下的统治民族, 建立了统治中国近三百年的大清朝。满族很快成为一个文化水准很高的民族,这是与汉族文化相融合的结果。然而, 我们也看到由于历史地位所决定, 满族文化同样也在影响, 同化着包括汉族在内的其他民族。
   
满族学习汉文化, 但不主张全盘实行汉化。例如禁止旗人女子效仿汉人妇女缠足就是一个突出的例证, 其影响是深远的, 这一理念终于被广大汉族妇女所接受, 可以说是对中国妇女的解放的一个重要举措。满族统治者始终主张保持国语骑射固有的民族文化传统, 认为这是立国之本, 甚至强迫汉人学习满语, 以及剃发、投充、易服, 推行封建的文化专制, 企图使汉人满化。曾几何时, 全国男子无不留辫子, 女子无不穿旗袍的历史年代尚记忆犹新, 直至今曰, 旗袍成为国服, 被中华各民族所接受。众所周知, 这是满族文化的余续。历史发展清楚的表明, 民族文化之间的影响应该是相互的。比较先进的汉文化在融合包括满族等少数民族文化的过程中, 也不断吸取其他民族的精华, 丰富了自己, 致使在汉文化中出现了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特征, 于是在中国逐渐形成了以汉族文化为主体的多民族的多元性的中华民族的大文化。
   
过去我们往往不适当的强调汉族文化对少数民族文化影响的作用, 而忽略少数民族文化对汉族文化的影响的一面。就语言文化而言, 诚然,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已经成为历史了, 但至今在汉语中还活跃着许多满语文的字词, 说明汉语言中尚有许多满语文的遗存,历史上满语言文化对汉语言文化的影响亦是十分深刻和广泛的。譬如东北地名和生活用语中, 民间故事、地方戏曲、萨满神词中以及满族文学家的著作中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的遗]存很值得搜集、整理和研究, 过去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但还很不够, 需要更加深入地进行, 这应该成为满学家, 民族语言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
) 地名中的满语言文化遗存
  
用满语文命名的地名保存了丰富的满族历史语言资料, 是珍贵的满族文化遗产。它积淀、蕴藏的独特文化内涵成为今天我们深入研究满族社会历史文化的可靠依据。白山黑水是满族的故乡, 自然那里用满语命名非常之多, 据统计, 仅吉林地区的满语地名就有五六百处, 当然绝不仅如此, 这些地名依然活跃在今天人们的生活中。下面撷取数个为例:
11
单一满语地名词汇:
(1)
吉林 满语读作: girin 汉义为: 沿边、沿江。(吉林市义为沿江之市)
(2)
珲春 满语读作: huncun 汉义为: 冰爬犁。
(3)
阿什哈达 满语读作: asihada 汉义为: 如猪膑骨的支儿() 形的山丘。
(4)
尼什哈阿林 满语读作: n isihaalin 汉义为: 小鱼山(今吉林市龙潭山)
(5)
卡伦 满语读作: karun 汉义为: 哨所、驿站。
21
满汉合璧的满语地名词汇:
(1)
松花()  满语读作: songgariu la (松阿里乌拉) 汉义为: 天河。
(2)
图们()  满语读作: tum enu la 汉义为: 万水之源。
(3)
哈达()  满语读作: hadaw an 汉义为: 江水自山峰转湾处流过,“汉语。
(4)
乌拉()  满语读作: u lagiye 汉义为: 江边的街市,“汉语。
(5)
依兰()  满语读作: ilan ton 汉义为: 三户人家的屯子,“汉语。
(
) 北方方言口语中的满语遗存
在汉语中特别是东北土话和北京土话中至今还保存着许多满语的成分, 我们均可以
在相声、小品、小说、戏剧和影视等文艺作品中经常听到、见到。如:
(1)
萨其玛(满语sacim a 汉义为: 食品糖缠)
(2) (
) 拉拉、(笨笨) 拉拉(满语拉拉lala”汉义为: 末尾之意。
(3)
颠儿了() (满语deyem b i 汉义为: 跑了、飞了)
(4)
邋遢(满语lata 汉义为: 不干净、不俐索)
(5)
(满语bai 汉义为: 白白、平白、徒然)
(6)
玛虎子(满语m ahu 汉义为: 鬼脸、面具、一种冬帽)
(7)
压步 (满语yabum b i 汉义为: 走、散步)
(8)
哈拉 (满语harsem e 汉义为: 油坏了有恶辣味呛鼻状)
(9)
温得乎儿(满语w en jehun 汉义为: 温热、发热)
(10)
估摸(满语gun im b i 汉义为: 想、虑、思忖)
(11)
藏猫猫(满语moo 汉义为: ,“藏猫猫原意是藏在树丛中捉迷藏)
(12)
猫儿腻()  该词义当是从藏猫猫引伸而来的, 表示有什么私下交易、藏有不可告人之事。
总之, 还可以举出许多许多, 如果我们把北京土话和东北土话中的满语成分拨离出来, 做历史语言学的研究, 那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 文学著作中的满语言文化
语言文字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镜子, 它最能准确的反应和描绘社会的历史风貌和生活的特征。自古以来, 伟大的文学家也必定是伟大的语言学家, 显而易见, 没有高超的语言文字的能力, 就不会产生经世之作。
作为满族文学的不朽作品, 众所周知, 除曹雪芹的《红楼梦》之外, 非文康(字铁仙) 的《儿女英雄传》和老舍(字舍予) 的《正红旗下》莫属了。文康和老舍都是满族旗人, 他们使用汉语文写作的过程中, 就不可避免的, 自觉或不自觉的运用一些满语语汇褒贬社会、刻划人物, 展现出一幅幅多姿多彩、栩栩如生的具有浓郁满族风情的历史画卷。文康的小说《儿女英雄传》写于清咸、同年间, 小说中使用满语词汇的地方有七八十处之多, 特别是第四十回, 汉文中夹杂着许多满语句子, 满族的文化品味十分浓厚。小说中较丰富的满语言文化和满族习俗正是这段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老舍的小说《正红旗下》写于新中国成立后的上世纪六十年代, 小说反映的是旗人的生活, 自然离不开对满族文化的阐释, 满族的语汇和满式的汉语为这部书的文学价值增添了光彩。作了一个粗略的统计, 纯满语词汇, 例如牛录、甲喇、格格、贝勒、胡伯喇(小而凶的鸟) 等等共20 余个; 满式汉语如槽子糕、硬朗、敢情、请蹲安等等就随处可见了。作为世纪的代表之作, 说来也巧, 20 世纪中叶是老舍的《正红旗下》; 19 世纪中叶是文康的《儿女英雄传》; 18 世纪中叶便是曹雪芹的《红楼梦》了。是否可以这样说, 三位满族文学艺术大师, 各领风骚, 均站在了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巅峰。
正如上述, 老舍和文康的作品与满学有不解之缘, 满族的文化被阐释得淋漓尽致, 又刻意使用了满族的语汇, 使民族的风格更鲜活了, 历史的氛围更浓重了。对此, 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作为同是旗人作家的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能与满族文化无涉吗?清康乾时期, 正是满语文鼎盛之时,《红楼梦》中的语言能没有满语言文化的成分吗? 启功先生是满族, 熟谙满族文化, 他首先在《红楼梦》中发现了一个满语词汇, 克食”, 这引起了我们很大的兴趣和关注。带着这些问题, 我们对《红楼梦》中的语言作了一次初步的爬梳, 发现了许多似应属于满语文的词汇, 当然有待深入研究, 现择其要者, 胪列如下:
11
单一满语词汇
(1)
嬷嬷(满语m em e 汉义为奶娘、乳母)
(2)
劳什子 (满语lok sim b i 汉义为令人讨厌、厌烦)
(3)
忽剌巴的 (满语hu rsem e 汉义为忽然、凭空。据《华夷译语》载, 此词为蒙语,
)
(4)
纳罕 (满语nasam b i 汉义为磋叹、叹惜)
(5)
哈什 (满语ha 汉义为哈气声)
(6)
散荡 (满语sartam b i 汉义为消遣、解忧、悠闲)
(7)
巴巴的 (满语babade 汉义为到处、处所、对这个)
(8)
乍乍的 (满语jakan 汉义为刚刚的)
(9)
警幻 (满语gincih iyan 汉义为光洁、华丽)
21
满汉合璧的词汇
(1)
无稽() (满语w eji 汉义为密林、丛林。崖为汉语)

(2)烧包袱(满语bool eifu汉义为家坟,烧为汉语,烧包袱即上坟).
 (3)
上档子(满语dangse汉义为档案、账簿上,汉语,义为登记)
    3.
满式汉语
   
在汉语词汇中含有满语的成分,估称之为满式汉语,很难把它们彼此拨离清楚,在北京和东北的土话中很是常见。《红楼梦》中成功地运用了这样的词语,使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略举下面的词例仅供参考。
   
消停(从容、安静)、描补描补(弥补)、跳神(萨满祭祀活动)、不伏手(不顺手)、放鹰(八旗子弟的娱乐活动)、下处(住所)、挽手(满族人相见时的礼俗)、额手(表示欢迎)、行走(入值办事)、打千(请安)、打点(办理)
   
《红楼梦》是中国传统文化集大成之作,曹雪芹把满汉文化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韵,最大限度地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包容品格,这是《红楼梦》的精髓之处。我们站在满学的视角来看《红楼梦》,正是为了深刻理解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真谛,同时对《红楼梦》中满语言文化的研究,也极大提高我们对满学价值的认识。
2.
萨满文化是满学研究的另一重要基石
   
萨满教在满族中的形成和发展是随着历史进程而不断成熟和传播着的。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满族先世肃慎人。肃慎人是我国东北地区一个古老的民族,公元前22世纪的舜禹时便见诸于史籍。据史书记载和考古发现,肃慎人已经有了原始的宗教意识。在《晋书  ·四夷·肃慎传》中就有:“死者其曰即葬之于野,交木作小撑杀猪积其上,以为死者之粮。,’(肃慎国记》还进一步提到了,小撑以土复之,以绳系于撑,头出土上,以酒灌酶,才绳腐而止,无四时祭祀也。黑龙江省宁安市镜泊湖南端的莺歌岭原始社会遗址,距今3000年左右,相当于西周时期,当是肃慎文化遗存。出土的陶猪、陶狗、陶熊是作为陪葬品埋人坟墓是对死者灵魂崇拜的一种有力的证明。
   
肃慎人到了隋唐时期改称殊辐,随着时代的发展,鞋辐人的宗教也越来越完善。株辐人信仰万物有灵,并因此而对其崇拜。如:对鹰、虎、熊、蛇等动物的崇拜,对自然界的山、石、火、水;曰、月、星辰等的崇拜。
    12
世纪,株辐人的后代女真人建立金国,并雄居整个北部中国。金代是我国东北各民族萨满教进一步走向成熟并得到发展的时期,而且随着金王朝人主中原,萨满教得到了广泛传播。南宋的徐梦茶在撰写的《三朝北盟会编》中,以变通如神四个字生动地概括了萨满教在女真人心目中的地位。尽管后来,金国灭亡了,然而萨满教依然在广大民间继续发展与传播,显示了原始宗教信仰的旺盛的生命力。
    17
世纪以后,生活在东北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人的后裔满族开始勃兴,萨满教以其压例一切宗教的气概步人后金与清王朝的龙廷,被历代统治者所尊崇,此时堪称为东北亚萨满教的鼎盛时期。萨满教作为民族宗教得到了广泛而深人的发展,不仅每个氏族每个部落有萨满,进而每个姓氏都有自己进行祭祀活动的萨满,并且开始有较固定的奉祭本部、本姓氏祖先神和守护神的祭祀之所(满语称为堂涩,汉语译为堂子”),主持堂子祭祀活动的是萨满。在堂子祭天是古时战争年代形成的一项重要的祭祀活动,努尔哈赤领兵外出作战,首先要率诸贝勒大臣诣堂子拜天。沈阳故宫中的清宁宫就是进行萨满祭祀的一处重要场所.北京故宫中坤宁宫也是清代皇族进行萨满祭祀活动的地方。

在历史上, 满族统治者把萨满教信仰作为本民族的固有文化传统予以维护与扶植。乾
隆十二年(1747) 清廷颁布了满文本《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下简称《典礼》) 堪称为满族萨满教的经典之作, 是世界萨满教史上的第一部法典。《典礼》的颁布, 是对满族萨满教仪式信仰的全面总结和规范, 使宫廷萨满祭祀臻于完备, 使民间的萨满信仰有所遵循, 这是满族萨满教趋于成熟的表现, 故《典礼》是举世公认的民族文化遗产。三十年后, 汉文本《典礼》得以椠行, 并收入《四库全书》, 这样在民间广为流传, 街巷顷刻不胫而走, 对清宫萨满祭祀和满族家祭的延续起了重要的作用。《典礼》的颁布, 影响是巨大的, 满族民间各个姓氏纷纷效仿, 开始总结和编纂适合本姓氏的萨满祭礼礼仪和神词。诸如《邺河(叶赫) 伊拉里氏跳神典礼》以及《赫合里氏祭祀规条》等等先后出现。
   
多年来, 我们从民间满族老萨满手中征集来的神本子和神词数量甚多, 有史可稽的较久远的为清咸丰三年十月十三曰编纂的萨满祭祀神本, 以下有同治十一年、光绪十八年等年代不同的抄本, 这些都是在《典礼》的影响下, 各姓氏带有总结性质的萨满祭祀礼仪著述。萨满教是世界性的原始宗教, 曾在北亚、北欧和北美诸多国家和地区的民族中广为流传, 然而现有文字记载的资料唯有中国最丰富, 在中国, 又是满族的萨满教历史悠久, 影响巨大, 文化遗产丰富又最具典型性。其中《钦定满州祭神祭天典礼》的编著, 清代统治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花费了近三十年的时间, 撰写了满文本, 后又将其汉译, 进而收入《四库全书》, 用心良苦。勿庸置疑,《典礼》是一定历史条件下政治需要的产物, 非惟纯宗教之行为。然而作为文化现象,《典礼》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民族萨满文化中都是罕见的,就此而言, 深入研究《典礼》将有益于挖掘民族遗产和弘扬民族文化, 同时对世界萨满教的研究亦将产生重大影响。
  
满族萨满教在清宫廷被奉行三百年之久, 随着清王朝的灭亡而逐渐销声匿迹了。然而在民间仍有一定的社会基础, 直至20 世纪60 年代, 在吉林松花江畔的满族聚居村落里,萨满跳神活动还时有发生。在有些家族中, 至今除保留有珍贵的清以来的萨满手抄神谕、神器、神服等遗物外, 还有一些老萨满依然健在, 近几年, 不少社会工作者深入东北山乡村屯, 收集了大量口碑资料, 并把老萨满表演跳神和祭祀的活动录制成电视片, 这些都是研究萨满文化的极其珍贵的资料, 这些文化遗存, 虽是残迹余影, 从世界总的文化观念窥视,其价值与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
  
满族及其先世以悠久的历史和政治、经济文化的优势, 在东北亚是当之无愧的文明强盛的民族, 其保存的萨满文化最长久, 最完备, 这是因为萨满教始终作为政治手段的补充形式被历代统治者所利用的缘故, 也正因为如此, 满族的萨满教成为该地区通古斯人原始信仰的楷模, 并逐渐向遥远的北亚、北欧和北美扩展开去。客观上形成了以其为核心的足以影响周边民族的通古斯萨满文化圈
  
蒙古族和突厥语中诸多民族历史上所信奉的萨满教深受满通古斯人的影响。蒙古族以杆悬肉祭天的祀典是通古斯人祭高山大树祀天古俗的外延, 几与满族立杆祭天无异。我国西北地区的维吾尔人与亚洲北方其他部族相同, 首先信奉的原始宗教是珊蛮教”, 其教之巫者称之为珊蛮”(萨满)。他们的生殖崇拜, 如在树上系布条, 与满族祈求保婴而祭柳, 在柳树上系子孙绳、挂布条于上等祭祀礼仪十分相似。朝鲜半岛中部以北, 萨满教是民间信仰的主流,“朝鲜人称萨满为巫堂’, 是神与人之间起媒介作用的巫女, 具有巫病’,‘巫舞宣谕神启等作为萨满教的基本特征。与通古斯人的萨满信仰是一脉相承的。曰本学者指出:“曰本列岛位于欧亚大陆的东部边缘, 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 以及曰本与周围民族发生频繁的接触和交流, 于是大陆的巫俗特别是通古斯萨满系巫俗, 经由满蒙、朝鲜半岛传至曰本列岛, 这是显而易见的, 北极圈一带的萨满教也流伟到海峡对岸的桦太(库页岛)、北海道、并且扎下了根。……。萨满教属于残留于现代文明世界上少有的原始文化遗存, 我们从中可以深切体会到北方人类童年时期开拓自然、征服自然、繁衍种族的艰辛岁月中的情感、观念、经验、认识。这对于研究人类思维发展规律和人类文明史都是很珍贵的人文资料, 堪称人类文化的活化石。满学把对萨满文化的研究放在了一个突出的位置, 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满学虽然是新兴的学科, 但是, 已经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极大的关注, 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学者在从事满学的研究, 并取得了十分可喜的成果和收获。满学之所以受重视, 是因为它所研究的对象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满族; 它所研究的领域非常广阔而丰富; 它所研究的课题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且对我们今天现实的生活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借鉴意义。

从肃慎人算起, 满族有三、四千年文字可考的历史, 渤海人, 女真人以及满洲人, 相继建立过自己民族的政权, 雄踞中国北方乃至驭临全国, 历史最久长。我们不妨作个比较: 鲜卑族建立的北魏政权, 存在148 (公元386—534 ) ; 契丹族建立的辽, 存在90 (公元947—1137 ) ; 党项族建立的西夏, 存在185 (公元1032—1227 ) ; 蒙古族从成吉思汗称汗算起共162 (公元1206—1362 ) , 而元朝仅存在89 年。满族的先世, 首先是粟末建立渤海政权, 几与唐朝相始终, 存在228 (公元698—926 ) ; 女真人建立大金国, 存在119 (公元1115—1234 ) ; 满族建立清朝, 如果从努尔哈赤的后金算起, 存在295 (公元1616—1911 ) , 如果从顺治在北京登基始, 清朝存在268 (公元1644—1911 )。满族及其先是所建立的政权, 累计长达642 年之久。由此可见, 满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民族。

悠久的历史必然造就悠久的文化。自古以来, 任何一个民族的政权除了依靠政治、经济、军事的支撑之外, 必然还要有强大文化的力量作为民族精神的支柱, 否则就不会得以长久的存在。历史上北方古民族和部族数以百计, 然而绝大多数均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民族文化的消失最终导致民族群体的灭绝。满族及其先世, 历史上政权虽然有所更迭, 但民族始终在发展, 直到今天, 满族人口已经超过了一千余万, 在中国少数民族中仅次于壮族, 名列第二位。在世界民族中人口超过千万的, 仅有61 , 满族为其中之一。这个社会历史现象, 难道不值得我们认真去研究吗!

清代满族统治者, 已经意识到民族文化的消失对民族的存亡将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从努尔哈赤开始, 非常注意民族文化的发展。故而才会有满文的创制、关于国语骑射基本国策的制定以及极端民族文化专制的实施。清乾隆时期编制《四库全书》, 该书的编汇, 客观上起到了一定的保护文化遗产的积极作用, 而主观上乾隆是在寻求一个既吸收汉文化又试图保留满文化的借以巩固其统治的出路。所以他焚毁了许多对满族统治不利的文化古籍, 甚至对用满文书写的《旧满洲档》也大加删改。在《四库全书》中收录了集中代表满文化的《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和《御制增订清文鉴》以及后来的《五体清文鉴》、《清文汇书》、《清文总汇》等等, 借以保留满族萨满文化和满语言文化。无庸置疑, 这是一种文化的专制, 但从满族来讲, 对他的生存发展是必须的, 而且是至关重要的。同时我们应该承认,在创造和发展本民族文化方面, 满族出现了众多的文化巨人, 一大批语言学家、翻译家、文学家、艺术家彪炳在中华民族文化的史册上。其中有创制满文的功臣额尔德尼、噶盖、达海; 翻译家库尔廛、祁充格、刚林、宁完我、和素、徐元梦、扎克丹; 文学家顾八代、顾太清、纳兰性德、曹雪芹、文康、老舍以及民间艺人罗松窗、韩小窗、鹤侣; 戏剧家江笑侬等等, 可谓群星灿烂, 人才辈出。他们的成就在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占有突出的地位, 我们在充分肯定汉民族历史上为中华民族文化作出的巨大贡献的同时, 也要肯定历史上少数民族所作出的重要贡献。满学责无旁贷地应该给它一个客观的, 公允的历史评价。

我们加强对满学的研究, 旨在弘扬中华民族优良的文化传统, 不断增进我国各民族大家庭的团结和凝聚力, 使我们伟大的祖国强盛起来, 使中华民族的文化不断发扬光大。我们加强对满学研究, 就是要对满族的历史文化进行实事求是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和研究, 吸取精华, 剔除糟粕。当前我们宣传三个代表, 要以先进文化教育人, 孰不知今天的先进文化是以中国几千年来所形成的优秀的传统文化为基础的, 一个缺少历史文化底蕴的文化是无所谓先进的。我们宣传中华民族的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 宣传历史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的继承关系, 就是在宣传先进的文化, 不可或缺。我们应该对一些重大的历史和现实问题, 进行理性的研究和阐示, 借以明辨是非、加强教育、开阔眼界、更新观念。建议把满学的研究和宣传系列化, 也就是说经过一个相当时期的努力, 给读者一个完整的系统的知识和理念。今天, 我们面临的是老课题新问题, 我们要站在更高的起点和新的视角去审视满族的历史与文化, 使满学的研究更加深入和富于朝气。
:
陆西华: 美国的满洲学 美国夏威夷大学1989 年。
闫崇年: 满学研究刍言 《满学研究》第一集 吉林文史出版社1992 年。
刘厚生: 满学在中华民族大文化中的历史地位 《满族经济与文化》第43 页 辽宁民族出版社 2002 年。
邢国志 穆晔骏:《吉林市满语地名译考》(内部刊印) 1985 11 月。
《红楼梦》第118 卷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 年 第1786 页。
() 樱井德太郎: 曰本的萨满教,《萨满教文化研究》, 155 , 天津古籍出版社, 1990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