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姐妹篇:面对祖先对话的人(肖昌)

面对祖先对话的人

肖昌

一)

假若说:“沈阳故宫在三百多年来守望着一个王朝的背影,那么,锡伯家庙仍然在象征着一个国家版图之完整”。这泪和血筑成的路,很少有人闻得,现代社会个体成为生命的追求,人们对其不以为然了。一支勇骑善射的民族及其文化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承袭中,人们天天在与你擦肩而过。

自八十年代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东西锡伯族之间的交流逐渐频繁起来,从新疆乃至全国,锡伯族同胞千里迢迢纷至沓来到老家寻根问祖,期望寻觅到自己二百多年前姓氏攀亲及族源脉络,相继,真正找上门对上家谱的却寥寥无几。有幸个别人对上了家谱找到了自己阔别二百多年前的亲人,不禁惊喜交加,泪珠夺眶,寒暄一些遥远而陌生的离愁别绪。即便如此又能怎样?俗话说:“情随事迁”,二百多年风云变幻像飞沙走石如万箭穿身般狙射,使一代又一代天涯咫尺之骨肉同胞,袍泽兄弟,在一次又一次的疼痛中变得无奈!当年那生离死别的亲情,如今不可能在族谱血脉个体承袭中得以复燃。历史是永远的记忆,铭刻在每个锡伯人的心灵深处。

二百多年前家庙惜惜泪别时的三声“炮响”虽然烙在锡伯民族群体的血脉遗传中。而今,民族群体和生命个体发生冲突的社会,锡伯人的族群认同感和自强不息的自信心,自然潜移默化地体现在对祖先的虔诚,对祖先的无限敬仰!这一精神体系,已树成一座历史的丰碑。那么,所谓的精神丰碑:即国家级文物,是一株临风之玉还是风中之烛,似乎成为锡伯人祖祖辈辈,以敬畏之心和感恩之情来,向往并前来朝拜的圣地——锡伯家庙。

众所周知,全国的锡伯族同胞对自己的家族,上百年的脉络渊源,诸多的来龙去脉无踪谈及个巳丑寅卯来。与此同时,不管是官方或普通百姓,老少皆幼,对老家的概念、认同感,毋庸置疑,悄然选择了神圣之地“锡伯家庙”。目前,它被列为沈阳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唏嘘的泪水、无言的祈祷、跪拜的乞求、祭酒的虔诚、供香的夙愿,惟神圣的家庙祖先之碑在神秘地聆听着子孙的心声!同胞们把百年的向往慰藉于命运这生离死别的地方,于是,在拷问自我的同时去寻找着自己的深渊,去探寻并关心民族的兴衰。

当今,第二故乡的锡伯同胞,不管是谁,在有生之年,心里都珍藏着梦寐以求的愿望,能够回一趟老家祭拜家庙,寻根问祖,这种话题已经成为察布查尔大街小巷,田间地头,丰盛酒宴,喜庆佳节,朋友们欢聚之机成为时尚的佳音。那么今天,凡是曾到过家庙祭拜的同胞,不能不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位质朴而平凡人。

其人叫傅有坤,是一位名不传经传,族内真正意义上值得尊敬而难以忘怀的锡伯老人。他1950年参加工作直到退休,供职于沈阳空军飞机制造厂。曾当过电工、锻工、工长、共青团总支书、科长、处长、行政助理;数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

始于八十年代,党的民族政策得以落实,便一头扎进锡伯族活动就难以自拔,他把锡伯族的事当成自家的事儿,废寝忘食,风风雨雨,在前沿阵地来如风,去如箭,老当益壮,数十年如一日,马不停蹄。他在沈阳锡伯联谊会相继担任过副秘书长、副会长、会长等职,;他的“老黄牛”精神感化了沈阳联谊会的人仁贤士,于是,大家誉称为沈阳锡伯族的总后勤长官。他年轻时在沈飞任行政助理之机,相继接待过不少来沈飞视察工作的国家领导人,在接待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另辟蹊径,凡事到过家庙祭拜的新疆锡伯族同胞,称傅老为“家庙图喀尔萨克达”,目前,在扎坤古萨佳音迭起,家喻户晓。

“家庙图喀尔萨克达”,他为尽心看管家庙,不管是刮风下雨,暑往寒来,雷打不动;每逢佳节,阖家欢乐,四世同堂,燕雀相贺之时,赫然,电话铃一响,闻得家庙来亲,顿时,就当成祖先的训令!他接电话的第一句话:“你等着啊,我马上就到”。他骑上一辆和他年龄相仿的进口自行车,抱着相见第二故乡亲人之渴望,风风火火,憨态可掬地带着一丝笑容就这么款款地来了。                               

有一次,家庙来亲,他忘了吃药急急忙忙骑上自行车赶路,不慎血压升高,突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有幸过路的好心人帮扶之下,他渐渐醒来,他向好心人致谢的同时,滚鞍上车赶往家庙。

2007年,伊犁西迁文化学会副秘书长佟浩一行人,风尘仆仆来到家庙祭祖,他们的老人一跨进大门,木然,跪在大院内嚎啕大哭,跪膝前移,擦破了双膝毫无知觉。傅老见状按耐不住,于是,百感交集的泪水夺眶而至,顿时,他双膝对拜,二老艰难地互相搀扶缓缓而起,却痛哭不止!哀感天地的唏嘘抽泣,不禁使在场的人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滚落!

先人的情泪、先人的悲欢离合为何如此苍凉?谁能把这一切抛向天外?泪聚的一瞬,在眼前隐隐浮现出横刀立马依依惜别之先人的身影!

2009年,大年初二,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原文化局办公室主任,文化人賀元福先生其儿子贺晓东等诸兄弟在马前马后,举族三代包括所有女婿,怀抱着一颗虔诚之心,把节日的欢乐抛在脑后,不顾北方刺骨的寒冷毅然决然地来到家庙祭拜先祖。老少皆幼,包括邯郸学步的孙子,在爷爷的主持下数十人跪拜叩头。孙子不会双膝下跪,母亲手把手指教;不会伏地叩头,父亲按头强迫,其场面和举动真是令人感到震撼!犹如一组群雕凝固在百年的叹息中。

2015年,又是大年初二,察布查尔自治县原政府办主任吴康平其妇人以及子女,顶风冒雪把老母亲推着轮椅赴会家庙,祭拜先祖,圆了她老人家多少代未能如愿之心灵跋涉之向往。可敬的老人家,您的举动足以说明了西迁人血泪历程中所含之厚重。

吴康平的母亲自家庙惜别时珍重其实地邀请傅老来第二故乡座客。两位可敬的老人当年“四一八”节日里在察布查尔如愿以偿了,系数赴宴的均是子女亲情。两位可敬的老人面对满堂的喜悦,幸福感悄然流露在慈祥的面容上。真是遗憾!欣喜交加的时刻来的这么突然,去的那么匆匆。

“压大的力,吓大的胆”。2015年四·一八,一位九十高龄养育七郎八虎的老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锡伯语言学会秘书长顾克明先生的母亲,她在儿女的搀扶下步履艰难地迈进家庙,跪拜祖先。“如此高龄的老人家其力从何来?其胆儿从何壮”是否,命中注定喜利妈妈在呵护着她?她低着头叩拜的刹那间,晶莹的泪珠夺眶出而泣不成声,好像滚落的泪珠在弹奏着百年的心声!阅尽人间春秋的老人家,她那苍苍的百发、一脸的皱纹和点点斑迹中百年的亡魂似乎找了安息之处。

她象征的是一部历史,果不其然,力大无穷,胆大于身。老泪纵横的傅老搀扶她,宛如搀扶着从沙场上凯旋而归的巾帼英雄。

无数的祭拜,傅老把这凄凉、痛苦、泪水、无奈,默默地积攒在心灵深处,之所以如此在心灵中一次又一次地受到启迪,诚然,数十年来陪伴各方同胞扣头祭拜却无计可数了。每逢佳节或年三十,独自一人剪些纸、带各类贡品来到家庙,点上烛腊,烧香磕头,祭酒与祖先开始对话,在对话中娓娓而谈西迁戍边的血泪史。此时,他代表的是全国锡伯人此时此刻的的心愿。而后,自己点一支烟,耐心等待老祖宗们安安心心,热热闹闹地美餐一顿子孙敬上的一顿年饭,便不动声色给祖先轻轻地关好门缓缓离去;初一照常不误,便起早贪黑不辞辛苦,赶十几里地到家庙供大年饭,欣然,重复三十晚的仪式来深表孝心,而后,回到自己的家,四世同堂,大摆盛宴,踏踏实实地举觞畅欢。种种迹象中不难看出傅老始终把家庙视为大家,把自己的家看成小家。他的执着已行成为一种文化的基因,呈现在现代文明的喧嚣中,没有平路,没有尽头。

对锡伯族事业他从来没提出过仍何苛刻的要求即怨言。沈阳联谊会几经考虑给他解决,每月搭车费若干,却都被他婉言谢绝。况且,他语重心长地说道:“锡伯族的事都是自己的事儿给什么费用,你们别费这个心了,我不是为了钱而这么干的”。这种真诚的情感是从老人家心灵深处中自然的流露,真令人受到莫大的启迪并振奋!一位八十多高龄的老人,不管是小孩儿、成人、孤陋老人,一打电话,索性放下家里的一切事儿循声望去。倒是换个别人,那是想都不要去想的事儿。作者顺便曾乞求过傅老,给配一把钥匙,寓意给傅老减轻负担,但老人拒绝说:“联谊会那一个人想配一把钥匙都可以,就你不行。”

本人百思不知其解而追问:“傅老啊,你向来对我帮扶有加,关怀备至,胳膊怎么就不往里拽呀,况且,我也是联谊会的副秘书长,就是不论我的副秘书长,看在小弟的分儿上,岂能对我如此呀”?

慈悲为怀的傅老带一丝笑容叮嘱道:“你是从新疆聘过来的客人,哪有客人接待客人的事儿,难道老家就没有人了吗?毫无礼数成何体统,岂不被世人耻笑”?

俗话说:“要知下山路,须问过来人”,是否,在那种火热的时代才能铸就这种淳朴而执着,具有传统美德的人物来······?什么是雷锋精神,其锡伯族老人走过来的不寻常之历程足已能够体现其所在。

本然是锡伯族的自然之性,一个人未被富赡充物的现代文明污染所侵染,保持锡伯族古有其自然之性和精神。傅老不愧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家庙图喀拉萨克达,能够与祖先对话的人”,他应该博得锡伯人的尊敬、喝彩的资格和价值。老人家敞开的不仅仅是锡伯家庙的大门,而是,以执着和虔诚打开了锡伯族人历史原本所系。

“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替咱们西迁人与祖先对话的人,他的所做所为感动祖先的同时,又感动了西迁人的后代。新疆锡伯语言学会为答谢这位可敬的人,经开会研究,会长郭向阳拍板定论,委派秘书长顾克明为特使,谨代表新疆锡伯族同胞前往老家,邀请傅老先生参加乌鲁木齐锡伯族西迁戍边纪念日“四一八”庆祝活动。老人在台上本想流露其肺腑之言,不禁他泣泪哽音难以言表。他的泪水是一首凄凉的音乐:“音乐若是被语言替代,那么,音乐其灵魂的功能就将终结”。他的泪是在灵魂的拷问中拨动出来的无声之音符!没有仍何修饰。老人家把泪,又延溢到另一处。

辽河之水奔天滚流,

天涯咫尺承载二百年,

羌笛为何如此吟苍凉;

        挚友心迹两地杳然。

 我来了吉庆贤弟!无声中对话,泪的音符在此又弹奏。

片刻,他醒了,他的挚友醒了······

傅老坐在坟前,泪满胸襟,哀毁骨立的倾诉,仿佛吉老在聆听。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