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拉西贤图之歌(贺灵 翻译整理)

 拉西贤图之歌

贺灵 翻译整理

 

高高的天上乱云飞渡,

拉西贤图挺胸来到街上;

此人二十出头威武魁伟,

行为端正为人厚道真诚。

 

拉西贤图心里憋闷,

急步来到人群中间,

人们都指手划脚纷纷私语,

不知何事使大家如此不宁?

 

拉西贤图再三向乡亲打听,

才弄明了大家谈论的事情:

浩罕匪徒在南疆作乱,

侵犯国土践踏无辜的百姓。

 

大清皇帝发出了圣旨,

选派四营精兵开赴南疆,

为了保卫美好的国土,

维护边民生活安定。

 

拉西贤图心情激动,

急忙对长兄们说道:

“早听说南疆发生战乱,

今日才把真情弄明。

 

浩罕匪徒生性心狠手毒,

侵扰边境使边民不得安宁,

我拉西贤图身强力壮,

奔赴南疆卫国保民顺理合情I

 

面对耿直的拉西贤图,

乡亲们只是摇头不应,

只有邻居音德额兄长,

望着他说出了心声:

 

“邻居小弟平日寡言少语,

今日你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浩罕匪徒快到咱家门口,

我们怎能心安意平?

 

皇上谕令选派四营精兵,

开赴喀什噶尔保家卫民,

重任在肩不可随意推卸,

你也应当向领催请求出征。”

 

拉西贤图听着精神一振,

急忙向众兄长道谢相辞,

他的腿上似乎长了翅膀,

向着官府一溜烟飞行。

 

拉西贤图来到领催官府,

急忙把心事一一谈明:

“我拉西贤图身强力壮,

应当赴南疆把边境来防!

 

领催见拉西贤图决心坚定,

笑着把心中的话儿来讲:

“你的家情和身世我都清楚,

你是咱旗民的好后生。

 

为保卫大清国边境安宁,

需要像你这样的兵勇,

只要你能说服章京大人,

我这里再没有二话可讲。”

 

拉西贤图谢完领催大人,

急步向章京官府奔去,

他找到繁忙的章京大人,

一口气谈出了自己的志向。

 

章京听了他的诉说,

慢慢喝下碗中的茶水,

双眼半闭半开似在思想,

半日才开腔把话来讲:

 

“你下无小弟上无长兄,

你走了家中双亲谁来抚养?

你双亲已出六旬且又多病,

难道你扔下他们忍去远方?

拉西贤图心中早有准备,

听到章京的话急忙搭腔:

“孝敬父母是咱锡伯的美德,

拉西贤图我时刻装在心上,

 

我是父母养育的骨肉,

哪怕是飞到天边也把他们赡养,

我已和姐姐姐夫商定好了,

他们答应暂时把父母来抚养。”

 

章京睁大双眼将他一瞟,

思想间又转了一个话题:

“投军赴南疆就要打仗流血,

难道你没有把这掂量?

 

拉西贤图顿时心情激动,

连忙提高了音嗓:

“我是身强力壮的男子汉,

怎能在敌人面前龟缩胆丧?!

 

眼看敌人侵犯国土残杀无辜,

有良心的都不会安坐暖炕,

投军到战场就得流血断头,

我拉西贤图即使刀山也敢去闯!

 

章京听了拉西贤图的陈说,

心中欢喜又赞赏:

听人说过拉西贤图,

他真是咱锡伯的好后生。

 

章京一口答应了他的要求,

然后又开口询问事情:

“你投军南疆愿去换防,

马鞍用具是否都备齐整?

 

“穿着吃的都已备下,

马鞍鞭子早有一套,

因家境不佳手头甚紧,

只缺一匹冲锋的战马。”

 

章京指着院子里说:

“东西圈里各有数百战骑,

你去仔细看看任意挑选,

挑出你心中的爱马一匹。”

 

拉西贤图先到西圈把战马来看,

只见匹匹无精打采,

不说它们驮人走一步,

即使自身也很难来撑起。

 

西贤图心中凉了半截,

又跑到东圈来挑战马。

东圈的马匹也都是木马一群,

没有一匹能走能骑。

 

拉西贤图失望地回到章京跟前,

把见到的说了一遍。

章京皱着眉头说道:

“南圈也有战马任你挑选。”

 

南圈里也是瞎马一半,

匹匹都像枯死的树杆,

拉西贤图心中火烧一般,

耷拉着头正要走出马圈。

 

身后忽然一声长啸,

拉西贤图急忙转身往马圈顾盼:

只见有一匹枣红马昂首嘶鸣,

拉西贤图真是无比喜欢。

 

这匹马刚过三岁骨架很大,

瘦小的马肚活像麒麟,

四蹄有劲马头高昂,

越看越像天马一般。

 

拉西贤图回到了家,

一夜几乎磨破了嘴唇,

左说不可右劝不行,

双亲就是不让他离开他们。

 

拉西贤图请来了姐姐,

又请来了忠厚的姐夫,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才说服了二老双亲。

 

拉西贤图再三安慰双亲,

双亲又流着老泪叮咛儿子:

远离家乡凶多吉少,

你幼稚无知千万小心。”

 

这一天太阳刚一露面,

远征的队伍整装行军,

送行的乡亲依依不舍,

远去的人们恋恋难分。

 

山高水险路途漫长,

官兵冲破险阻艰难前奔,

人饥马渴天地无情,

危难中方显出勇士的真心。

 

戈壁沙滩像烈火炎炎,

狂风惊起黄沙包天,

瘦弱的马儿东摇西晃,

胆小的人会落魄丧魂。

 

天山冰达坂陡险无情,

马蹄上无铁掌无法越翻,

积雪皑皑冻成雪冰,

一不小心会堕人阴间。

 

山路崎岖陡峭难攀,

官兵你拉我推共登同攀,

性急的烈马变成了懒牛,

四脚颤抖浑身冷汗。

 

难关过去官兵满心欢畅,

马蹄得得浑身增力量,

山泉长流望不到哪边是头,

林木葱葱散发着春天的芳香。

 

马蹄不止官兵不松劲,

悄悄走过了巴音布拉克,

踏过了有名的阿克苏城,

又越过了无名的小庄。

 

拉西贤图一路行走一路欢乐,

看到的新鲜事物各种各样,

维族百姓穿着异服奇装,

拉西贤图首次见到这种模样。

 

入疲马乏来到了巴楚城,

这儿又是一片荒凉,

队伍暂在这儿歇脚,

垃西贤图在城里走访了老乡。

 

队伍艰难地行走了三十天,

才到了有名的喀什噶尔城,

拉西贤图卸下了战马鞍具,

在营房里安置了各自的行装。

 

名城吸住了好奇的拉西贤图,

他把新旧城美美地逛了一趟,

拉西贤图心中欢喜又是感慨,

真是名扬四方的大城。

 

高大的礼拜寺位于市中,

上市的男女熙熙攘攘,

摆摊的人们你叫我喊,

洪亮的阿訇声响在耳旁。

 

转眼间又过了好几天,

拉西贤图替换了老兵戍防,

新兵们依依送别了旧兵友,

老兵们兴奋得盼回家乡。

 

新兵开始了自己的使命,

巡防台站人人志高气昂,

拉西贤图没有离开营房,

分到炊事班为总管奔忙。

 

时间悄悄流逝了半月,

日复一日的平凡工作,

使他无聊又忧愁满胸,

不觉想起了双亲和家乡。

 

一天早上他无心呆在营中,

缓步走到郊外观光,

在雾中依稀看见小山一座,

又见一个大汉走下山岗。

 

拉西贤图急步前去迎上,

他们相认真是友朋一样,

大汉告诉他前面有个小庄,

约他明日一同去观光。

 

西贤图手勤脚快,

次日大早做好饭等总管用饭,

拉西贤图心急犹如火焚,

到晌午还不见总管起床。

 

总管懒洋洋起床洗了脸,

拉西贤图急忙把饭端到他桌前,

他胸中有事心烦意乱,

话到嘴边又把它下咽。

 

拉西贤图磨蹭了半天才开口,

把请假的理由谈了半天,

总管思索一下就许了愿,

嘱他务必在晚饭前回返。

 

拉西贤图骑马来到小村边,

见到大汉早等候在约会地点,

两人并驾齐驱进了小村,

满怀喜悦把村子观转。

 

拉西贤图从西奔到东面,

迎面的村民微现笑脸,

村民相见彬彬有礼貌,

拉西贤图觉得不是在异乡之间。

 

拉西贤图跳下马缓步前行,

来到拴马桩前把马来拴,

前面就是一座显眼的小茶馆,

想进去买碗茶水解渴润咽。

 

他正要抬步前去,

忽闻身后有人在啜泣,

转过身去抬眼望去,

只见一位姑娘缓缓走近眼前。

 

这姑娘愁容满面,

他望着她的身影好是可怜,

姑娘为何双眼流泪,

莫非她心中有说不出的苦难?

 

姑娘放下水担轻轻抹泪,

长长的黑辫随风飘闪,

拉西贤图迎面走上前去,

温和地向姑娘问上一番:

 

“你为何如此悄悄流泪,

发生了何事能否给我来谈?

家里如果有何苦难,

我可以为你分忧共担。”

姑娘望着善良的人,

几次话到嘴边又往肚里咽,

他几次又温言相问,

才知道姑娘苦在心间。

 

姑娘年岁不小今年十八,

家有双亲已出六旬,

她上无慈兄下无娇弟,

双亲又疾病缠身一年有半。

 

他听了姑娘的诉谈,

心里暗暗盘算:

既然今日请假出门,

干脆去将她父母安慰一番。

 

来到姑娘的家门,

向她的双亲问好请安,

姑娘给他沏了一碗热茶,

又把他的好心给双亲说了一番。

 

姑娘双亲把他打量了一遍,

顿时亲如一家开始了攀谈,

姑娘家生计实在艰难,

他拿出银两又好言相劝。

 

姑娘的父亲含着热泪,

真诚地拍着他的双肩:

“你真是锡伯族的好巴郎,

也是我们维吾尔人的好心肝。”

 

异族朋友越谈越亲热,

时间不觉耗去了半天,

他费了大劲才辞别他们,

急马回到自己的营盘。

 

他向总管说清了经过,

总管没有生气反将他夸赞:

军人到了异族的家乡,

就是要解济百姓的困难。

 

拉西贤图乘势又把想法来谈:

“姑娘双亲需要我们经常照看,

如果总管大人准许,

我可以把这个任务来分担。”

总管皱眉思索了片刻,

开口把心里的想法来谈:

“每日饭后你可以到她家去,

把里外的重活一手包办。”

 

他听到总管爽快的答应,

激动的话儿飞出心田:

“到异地难以得到百姓的信任,

我可以做出应做的表范。”

 

拉西贤图每日做完早餐,

飞马来到二老的家院,

一面为病人跑路弄药,

还要把院内整理一番。

 

老人的家院焕然一新,

过路的人们齐口把他称赞,

“伊犁守兵真是亚克西,

南疆有他们家宁人欢。”

 

两位老人整日喜上眉间,

进门出户称他是好儿好男,

拉西贤图待他们如亲生父母,

二老待他更是亲儿一般。

 

姑娘的脸上增添了笑容,

心里嘴上称他是好阿卡,

拉西贤图待她如亲生小妹,

姑娘的日子真是比蜜还甜。

 

光阴如梭过去了一年,

浩罕匪乒又来侵犯,

姑娘家遭到匪徒的抢劫,

有了拉西贤图姑娘才免遭蹂躏。

 

二老的病情忽又加重,

他又日夜守护在身边,

他的脸色苍白身子消瘦,

二老看在眼里疼在心间。

 

姑娘的父亲自知活不了几年,

拉着他的手说出肺腑之言:

“我心爱的好巴郎啊,

你比我们亲生子女还亲。

 

你远离父母来到了远方,

公事期间还来照料我们,

两年来你为我们操碎心思,

我们不知如何才把你的恩情说完。

 

我们老两口余年不会多了,

我们走了阿孜木汗不知怎办,

我的锡伯巴郎啊,

相信你不会违背我们的心愿。

 

我们虽然是两个民族信仰不一,

可都是一个国土上的子民,

你懂事知理老实厚道,

阿孜木汗需要你来配亲。

 

阿孜木汗人小志气不小,

这几年一直把我们照看,

我们心上的这颗独星,

许给你我们会永远放心。”

 

他听到老人的肺腑之言,

并不紧张也不拘谨,

他早对姑娘产生了好感,

心中的话儿一直憋到今天。

 

这下听到老人的肺腑之言,

心中荡起了喜悦的浪花,

他那腼腆的笑容回答了老人,

二老得到了精神的慰安。

 

阿孜木汗在此时此刻,

隔门听清了父母的言谈,

脸上顿起轻轻红云,

心里话不知从何起谈:

 

阿卡来身边时间不长又不短暂,

家里家外他一手料理一手包办,

是他使自己免遭匪徒的糟踏,

是他使双亲还健在到今天。

 

拉西贤图的品行为人,

她早已爱在了心间,

只是姑娘家生性怕羞,

把心中的事憋到今天。

光阴又逝去一年,

二老的病情开始好转,

阿孜木汗和拉西贤图愁眉舒展,

两人又奔游在爱情的海洋中间。

 

春秋换春秋,一年又一年,

换防的日期就要临到眼前,

阿孜木汗添加了新的忧愁,

拉西贤图也开始寝食不安。

 

总管看出了他的心思,

三天两头把大清的峻法明谈,

“军法不容到异地结亲立家,

更不准携民女返回家园。”

 

总管的话语传到二老耳边,

心中的焦急不可用言来谈,

姑娘听到不幸的消息,

整日蒙头哭泣呜咽。

 

二老心急找到总管,

你言我语把人情大道来谈:

“大军来后南疆才得平静,

今天你们要走心下怎安?

 

拉西贤图三年如一日照料我们,

我们情愿把姑娘许给这个好儿男,

不知犯了哪家的大法?!

为什么要拆散这对好姻缘?

 

总管也是遵行清政府的军法,

外人再说也不能把严法改变,

拉西贤图垂头悲伤,

只是等待离别的那天。

 

伊犁将军传来了退军的命令,

官兵们个个喜悦满胸,

只有拉西贤图坐立不安,

望着姑娘家热泪闪闪。

 

临走的这一天晴空万里,

出发的号角声声吹起,

维汉乡亲夹道把大军相送,

姑娘一家出现在大军面前。

二老流泪千叮万嘱依依不舍,

拉西贤图悲哀得话语哽咽,

阿孜木汗越出了姑娘的身份,

一身扑到拉西贤图胸前。

 

总管见到了悲伤的情景,

官兵们目睹了伤心的场面,

此情此景怎能不刺痛众人心肺,

大家都为可怜的人们把悲痛分担。

 

官兵整装登上了路程,

拉西贤图十步九回实难离别,

二老夹在人群呜咽挥手,

心中的悲哀难以言传。

 

阿孜木汗迈着沉重的步子,

跟在队伍后面不时抹着泪眼,

拉西贤图有嘴难唤她的名姓,

只是十步九回首把她顾盼。

 

队伍出了喀什噶尔城门,

拉西贤图走在队伍后面,

城门上出现了她的身影,

他的心里真如刀割油煎。

 

拉西贤图有腿步子难迈,

忽然传来姑娘的呼唤:

“拉西贤图救命阿卡,

阿孜木汗等着你回返!

 

拉西贤图回到了家乡,

惊悉双亲都已悄然故去,

姐姐姐夫得悉弟已回返,

热泪满面喜他还活在人间。

 

他把一切都告诉了亲人,

人们夸他做了仁事义情,

朋友们又为他的私事惋惜,

左邻右舍又劝他回南疆把老人照看。

 

拉西贤图早已有返回的意念,

只是不好在亲人面前提谈,

这下亲朋好友劝他回返,

才理直气壮向亲人们讲出了意见。

 

亲人们同意了他的要求,

拉西贤图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谈,

他告别家乡辞别亲人,

踏上了返回南疆的路途……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