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萨满治病时送三个白色巫尔虎神歌(

 萨满治病时送三个白色巫尔虎神歌

该神歌用锡伯文抄录,分两册函装,书函及书的装订虽手工制作,但十分讲究;字体工整清晰,用纸为俄国造白细纸,纸上多处有俄文钢印。书的规格为18厘米×9厘米124页,每页14行字,原保存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依拉奇牛录南金保家中,是其曾祖父尔喜萨满于清光绪十年(1884)十一月手抄,现保存在自治区民宗委古籍办。

阿嗨、扎嗨 环达里,

扎嗨、朱嘿 伊纳昆达里,

在角落旮旯里 环达里,

响起铃铎之声呀 伊纳昆达里,

聆听方知 环达里,

是扎斯胡尔氏 环达里,

和那拉氏的 伊纳昆达里,

诸位神(的)环达里、

联络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在各个角落里呀 环达里,

响起墨克纳的声音 伊纳昆达里。

仔细听来呀 环达里,

不是墨克纳的声音 伊纳昆达里,

是诸位萨满们的 环达里、

有能耐的祟神们的 伊纳昆达里、

相争互斗的 环达里、

喧嚷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在椅子凳子上呀 环达里,

发出吟咏的声音 伊纳昆达里。

靠近细细听来呀 环达里,

不是吟咏之声呀 伊纳昆达里,

是伊散珠萨满的 环达里、

辨别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在方正的屋子里呀 环达里,

有环绕的声息呀 伊纳昆达里,

侧耳倾听呀 环达里,

不是环绕的声息 伊纳昆达里,

是威武的萨满们的 环达里、

霍硕特尔之声呀 伊纳昆达里。

在屋里炕上呀 环达里,

有亢奋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细听来辨别呀 环达里,

不是亢奋的声音 伊纳昆达里,

是萨满方士们的 环达里、

割截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在这斜顶屋里呀 环达里,

有吼叫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细听那光景呀 环达里,

不是吼叫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是高强的萨满们 环达里、

斗强赛胜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是刚强的萨满们的 环达里、

征伐的声音呀 伊纳昆达里。

经过了此处呀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在某一姓氏的 环达里、

一族之中 伊纳昆达里,

为某一孙儿的 环达里、

病痛的缘故 伊纳昆达里,

备下三个 环达里、

沙彦巫尔虎 伊纳昆达里,

全是为了 环达里、

治病祛邪呀 伊纳昆达里。

将这五行之位 环达里,

速来设立吧 伊纳昆达里;

把这十干 环达里,

快来承袭吧 伊纳昆达里;

将一百零八块 环达里,

分碑挂起来吧 伊纳昆达里;

快把那五位环达里,

祟神请下来吧 伊纳昆达里。

想想过去呀 环达里,

又思忖将来吧 伊纳昆达里。

腾上云端呀 环达里,

升到雾中吧 伊纳昆达里。

在这寒舍里呀 环达里,

诚心相邀呀 伊纳昆达里。

在这方正的屋里呀 环达里,

谨慎相邀呀 伊纳昆达里

。在神奇的场院里呀 环达里,

腾跃翱翔吧 伊纳昆达里。

就照背肩处 环达里,

悄悄附上吧 伊纳昆达里。

请给这孙儿 环达里,

一起来出主意吧 伊纳昆达里。

从十八个卡伦里 环达里,

走过来吧 伊纳昆达里。

祟神章京 环达里,

降临下来吧 伊纳昆达里。

在大梁之上 环达里,

腾跃而立吧 伊纳昆达里。

将大黄葵黄 环达里,

这中间呀 伊纳昆达里,

这土属之本 环达里,

掌握住呀 伊纳昆达里。

善良的大蟒 环达里,

可信的祟神 伊纳昆达里,

从苏木布尔火罗环达里,

降临下来呀 伊纳昆达里。

为某姓氏的 环达里,

家院里呀 伊纳昆达里,

增光添辉 环达里,

速来降临吧 伊纳昆达里。

在西北角上 环达里,

降下来吧 伊纳昆达里,

将大白淡白 环达里、

这金属之本 伊纳昆达里,

领承下来 环达里,

掌握住呀 伊纳昆达里。

善良的萨哈连 环达里,

可靠的祟神 伊纳昆达里,

从硕混塔拉 环达里,

降下来吧 伊纳昆达里。

在东北角上 环达里,

跳下来吧 伊纳昆达里。

将大黑淡黑 环达里、

这水属之本 伊纳昆达里,

领承而下 环达里,

掌握住呀 伊纳昆达里。

库鲁鲁默尔根 环达里,

可靠的祟神 伊纳昆达里,

从重重高山 环达里,

降下来呀 伊纳昆达里。

就在西南角上 环达里,

跳下来呀 伊纳昆达里。

将大红淡红 环达里、

这火属之本 伊纳昆达里,

领承而下 环达里,

掌握住吧 伊纳昆达里。

塔斯胡里默尔根 环达里,

可信的祟神 伊纳昆达里,

从沙混塔拉 环达里,

降下来吧 伊纳昆达里。

在东南角上 环达里,

跳下来呀 伊纳昆达里。

将大绿淡绿 环达里、

这木属之本 伊纳昆达里,

领承下来 环达里,

掌握住呀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属龙的呀 环达里、

小孙儿啊 伊纳昆达里,

被染上那 环达里、

烦人的瘟病 伊纳昆达里。

只因为呀 环达里,

出于无奈 伊纳昆达里,

向苍天呀 环达里,

乞求祷告 伊纳昆达里。

请派遣呀 环达里,

八位盗贼 伊纳昆达里;

请宰杀呀 环达里,

八样牲灵 伊纳昆达里;

请拌和呀 环达里,

八样粉儿 伊纳昆达里;

请涂抹呀 环达里,

八样清油 伊纳昆达里;

请备好呀 环达里,

八样器皿 伊纳昆达里。

把收揽来的 环达里,

苦疾灾病 伊纳昆达里,

盛在那个 环达里,

器皿之中 伊纳昆达里;

去给那三位 环达里、

沙彦巫尔虎厄真 伊纳昆达里,

完完全全呀 环达里、

恭谨交付 伊纳昆达里,

把这病灾 环达里、

和那邪气 伊纳昆达里,

请三位呀 环达里、

沙彦巫尔虎厄真 伊纳昆达里,

就在今夜 环达里、

尽皆收揽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在西北角上 环达里,

手拿长杆 伊纳昆达里,

颤颤抖抖 环达里,

隐约而立的 伊纳昆达里,

是什么人呀 环达里

站在那儿的人呀 伊纳昆达里,

是何姓氏 环达里

是何名讳 伊纳昆达里

速速道来 环达里,

快快说出 伊纳昆达里。

看你的嘴呀 环达里,

多么好看 伊纳昆达里,

所说的事情 环达里,

何等好呀 伊纳昆达里。

手持长杆 环达里,

驱赶之后 伊纳昆达里,

能把当政的 环达里,

管理档子的 伊纳昆达里,

精明贤能的 环达里,

男孩孙儿 伊纳昆达里,

生育下来 环达里。

将把威严阔气的 伊纳昆达里,

主儿官儿 环达里,

寻觅去吧 伊纳昆达里。

头戴翎花 环达里,

坐在宝座上吧 伊纳昆达里,

荣耀无比 环达里,

在万民之上吧 伊纳昆达里。

把握重权 环达里,

尽情行乐吧 伊纳昆达里。

鬓上的乌发 环达里,

老到雪白吧 伊纳昆达里。

若是有幸 环达里,

活到八十岁吧 伊纳昆达里,

若无过失 环达里,

活到九十岁吧 伊纳昆达里。

贴着膏药 环达里,

拄着手杖 伊纳昆达里,

曲身弓腰 环达里,

活到耄老吧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在东北角上 环达里,

手持饭勺 伊纳昆达里,

咕咕哝哝的 环达里,

是何人呀 伊纳昆达里

何事站在这里 环达里

是何姓氏 伊纳昆达里

是甚名讳 环达里

速速道来 伊纳昆达里,

快快说出 环达里。

嘴儿长得 伊纳昆达里,

血盆一般 环达里。

咕咕哝哝 伊纳昆达里,

如实相告 环达里。

确实俊俏 伊纳昆达里,

又美好 环达里。

拿着饭勺 伊纳昆达里,

驱赶之后 环达里,

将那主持家的 伊纳昆达里,

干净的媳妇 环达里,

能做饭的 伊纳昆达里,

贤惠的媳妇 环达里,

娶过来后 伊纳昆达里,

一同生活吧 环达里。

锅里煮着 伊纳昆达里,

青稞米饭 环达里;

盆里盛着 伊纳昆达里,

吃剩的饭茶 环达里;

碗里盛着 伊纳昆达里,

苜蓿饭儿 环达里;

满屋都是 伊纳昆达里,

大小孩子 环达里;

锅台周围 伊纳昆达里,

立着子孙 环达里。

吃着草儿 伊纳昆达里,

老到昏聩吧 环达里;

吃着蒿儿 伊纳昆达里,

老到牙齿发黄吧 环达里;

吃着安皮 伊纳昆达里,

老得伟岸吧 环达里

经过此处 伊纳昆达里,

又到彼处 环达里。

在东北角上 环达里,

手拿核桃枝 伊纳昆达里,

唏唏嗦嗦 环达里,

躬身而立的 伊纳昆达里,

是何人呀 环达里?

为何立在此处 伊纳昆达里

是何姓氏 环达里

是何名讳 伊纳昆达里

速速道来 环达里,

快快说来 伊纳昆达里。

嘴儿长得 环达里,

瓶儿一般 伊纳昆达里,

唇儿长得 环达里,

精妙绝伦 伊纳昆达里;

舌儿长得 环达里,

巧而伶俐 伊纳昆达里。

手拿核桃枝儿 环达里,

驱赶之后 伊纳昆达里,

将能整柜理箱扫地的 环达里,

会描眉修容的 伊纳昆达里,

针线活儿 环达里,

做得来的 伊纳昆达里,

各样女红 环达里,

都做得来的 伊纳昆达里,

灵巧贤惠的 环达里,

坐在闺房中的 伊纳昆达里,

容貌脸儿 环达里,

姣好的女儿 伊纳昆达里,

定能得到 环达里,

共同生活吧 伊纳昆达里。

与那女婿 环达里,

早早婚配 伊纳昆达里。

满屋都是 环达里,

金银财宝 伊纳昆达里;

满圈满栏 环达里,

马匹羊牛 伊纳昆达里;

各样物品 环达里,

丰盛富裕 伊纳昆达里;

吃着宴席 环达里,

活到老吧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去彼处 伊纳昆达里。

在东南角上 环达里,

手持套绳 伊纳昆达里,

无精打采 环达里,

打瞌睡的 伊纳昆达里,

是何人呀 环达里

立在此处 伊纳昆达里,

为了何事 环达里

立在此处 伊纳昆达里

为何故 环达里

站在此地 伊纳昆达里

若是说错 环达里,

那可不行 伊纳昆达里

是何姓氏 环达里

是何名讳 伊纳昆达里

速速道来 环达里,

快快说来 伊纳昆达里。

张狂而立的样儿 环达里,

像雷电一样 伊纳昆达里;

稳扎马稳的样儿 环达里,

像闪电一样 伊纳昆达里。

嘴儿生得 环达里,

水缸一样 伊纳昆达里;

唇儿生得 环达里,

盆儿一样 伊纳昆达里;

下巴长得 环达里,

刺猬一样 伊纳昆达里。

手持套杆 环达里,

驱赶之后 伊纳昆达里,

生个扶鞍认镫的 环达里,

孩儿孙儿 伊纳昆达里;

生个牵马的 环达里,

壮实男儿 伊纳昆达里;

外迁得个 环达里,

官儿吏儿 伊纳昆达里;

富贵荣华 环达里,

在众人之上吧 伊纳昆达里

金银财宝 环达里,

多多积攒 伊纳昆达里;

牛马牲畜 环达里,

多多繁衍 伊纳昆达里;

一头乌发环达里,

老得变白吧 伊纳昆达里

衰老到那 环达里,

唇齿发黄吧 伊纳昆达里

吃那豆腐 环达里,

好好老吧 伊纳昆达里

吃那粉儿 环达里,

活到昏聩吧 伊纳昆达里;

一百来年 环达里,

无何忌讳 伊纳昆达里;

六十余年 环达里,

无甚病痛 伊纳昆达里;

平平安安 环达里,

过日子吧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省城里呀 环达里,

曾去一趟 伊纳昆达里。

把那黄铜 环达里,

买好运来 伊纳昆达里,

送到那位 环达里,

巧匠手里 伊纳昆达里,

把那神帽 环达里,

锻造来着 伊纳昆达里,

送到那位 环达里,

手快的匠人手里 伊纳昆达里,

把那哈准 环达里,

打造来着 伊纳昆达里。

苏州城里 环达里,

曾去过呀 伊纳昆达里,

将那绸缎 环达里,

购买来了 伊纳昆达里,

送给那位 环达里,

聪明的格格 伊纳昆达里,

裁剪缝缀 环达里,

华丽的绦带 伊纳昆达里,

送给那位 环达里,

袅娜的格格 伊纳昆达里,

缝制那个 环达里,

绦条来着 伊纳昆达里,

给与那位 环达里,

俊俏的格格 伊纳昆达里,

裁成裙子 环达里,

系在腰间 伊纳昆达里。

送给那位 环达里,

温柔的格格 伊纳昆达里,

把那短袄 环达里,

缝制来着 伊纳昆达里,

襟上滚着 环达里,

商庚乌皮边儿 伊纳昆达里。

依兰哈拉地方 环达里,

曾去过呀 伊纳昆达里,

把那桑树 环达里,

砍伐来了 伊纳昆达里,

送给那位 环达里,

能工巧匠 伊纳昆达里,

把那鼓轮 环达里,

煨制来着 伊纳昆达里,

上面蒙吊 环达里,

山羊熟皮 伊纳昆达里。

把那杜李木枝儿 环达里,

削成鼓槌 伊纳昆达里,

上面缠绕 环达里,

灰鼠尾巴的皮呀 伊纳昆达里;

伊散珠萨满 环达里,

穿的是这些 伊纳昆达里,

戴的是这些 环达里,

手握的也是这些 伊纳昆达里。

从这传播 环达里,

自此传扬 伊纳昆达里。

那拉一族 环达里,

有位萨满 伊纳昆达里,

名叫尔喜 环达里,

穿的是此物 伊纳昆达里,

戴的是此物 环达里,

手握的也是此物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去彼处 伊纳昆达里。

那拉一族的  环达里,

列祖列宗 伊纳昆达里,

扎斯胡尔一族的 环达里,

列祖列宗 伊纳昆达里;

那拉一族的 环达里,

祖母祖妈 伊纳昆达里;

扎斯胡尔一族的 环达里,

祖母祖妈 伊纳昆达里;

色类撒音 环达里,

章京们呀 伊纳昆达里;

温黑撒音 环达里,

祟神们呀 伊纳昆达里;

穆舒鲁默尔根 环达里,

祟神们呀 伊纳昆达里;

安初兰默尔根 环达里,

祟神们呀 伊纳昆达里,

有铁一般的 环达里,

坚硬的爪子 伊纳昆达里;

有铜一样的 环达里,

坚实的鼻子 伊纳昆达里;

有金子似的 环达里,

硬实胸膛 伊纳昆达里。

额奇屯默尔根 环达里,

祟神呀 伊纳昆达里,

在那四方 环达里,

相对而立 伊纳昆达里;

把所有的通路 环达里,

把守妥当 伊纳昆达里;

把那逃遁的小路 环达里,

着实探明 伊纳昆达里;

把那遣送之路 环达里,

务须指定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去彼处 伊纳昆达里。

把那骆驼 环达里,

偷来之时 伊纳昆达里,

被那主人 环达里,

捉住了呀 伊纳昆达里。

无数次呀 环达里,

受骂挨打 伊纳昆达里。

把那骆驼的 环达里,

肥嫩之肉 伊纳昆达里,

抛掷在那 环达里,

荒芜之野 伊纳昆达里,

被诸位野神 环达里,

收揽去了 伊纳昆达里。

把那骆驼的 环达里,

雪白之骨 伊纳昆达里,

一截一截 环达里,

捶断捣碎 伊纳昆达里,

倒在奇异的 环达里,

碾子上面 伊纳昆达里,

把它磨成 环达里,

细细粉末 伊纳昆达里,

从那伊吉力河里 环达里,

汲上水来 伊纳昆达里,

为做成特布西 环达里,

费了功夫 伊纳昆达里。

为了个谁 环达里,

将此做成 伊纳昆达里

为某一人的(属相)环达里,

病痛之故 伊纳昆达里,

为能治愈 环达里,

费功夫呀 伊纳昆达里。

把那狂暴的 环达里,

瘟疫杂病 伊纳昆达里,

盛在那个 环达里,

特布西里面 伊纳昆达里,

依兰沙彦巫尔虎厄真 环达里,

收揽去了 伊纳昆达里,

往那极远之处 环达里,

送去惩罚 伊纳昆达里。

到了那个 环达里,

蒙古塔拉 伊纳昆达里,

将那马匹 环达里,

偷来之时 伊纳昆达里,

被那主人 环达里,

逮住了呀 伊纳昆达里,

发恨泄愤 环达里,

打了一顿 伊纳昆达里。

将那马的 环达里,

新鲜肥肉 伊纳昆达里,

与那鬼魅 环达里,

尽皆施舍 伊纳昆达里。

把那马的 环达里,

雪白的遗骨 伊纳昆达里,

一段一段 环达里,

砸烂捣碎 伊纳昆达里,

倒在怪异的 环达里,

碾子上面 伊纳昆达里,

碾呀磨呀 环达里,

碾成粉末 伊纳昆达里。

从那伊石哈河里 环达里,

汲取净水 伊纳昆达里,

为做成碗儿 环达里,

费了功夫 伊纳昆达里。

因为何故 环达里,

来制作呀 伊纳昆达里

为那某人的(属相)环达里,

病痛灾疾 伊纳昆达里,

治愈之故 环达里,

要费工夫 伊纳昆达里。

把那衰竭的 环达里,

痼疾沉疴 伊纳昆达里,

盛在那个 环达里,

碗儿里头 伊纳昆达里;

依兰沙彦巫尔虎厄真 环达里,

尽皆收去 伊纳昆达里,

穷追不舍 环达里,

送往远处 伊纳昆达里。

伊州城里 环达里,

走过一趟 伊纳昆达里,

把那牛儿 环达里,

偷来之时 伊纳昆达里,

被主人 环达里,

捉住了呀 伊纳昆达里,

被责打得呀 环达里,

好不痛疼 伊纳昆达里。

把那牛的 环达里,

肥美之肉 伊纳昆达里,

与那丑鬼 环达里,

全都施舍 伊纳昆达里。

将那牛的 环达里,

遗弃之骨 伊纳昆达里,

为制成椅子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是为何故 环达里,

做了它呀 伊纳昆达里

为把某人的(属相)环达里,

沉疴痼疾 伊纳昆达里,

从根治愈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把那不顺畅的 环达里,

痼疾杂病 伊纳昆达里,

放在那个 环达里,

椅子之上 伊纳昆达里,

被依兰沙彦巫尔虎 环达里,

收揽了去 伊纳昆达里,

严惩重办 环达里,

送到远处 伊纳昆达里。

在那旷野 环达里,

处处游荡 伊纳昆达里。

去把那个 环达里,

公猪偷盗 伊纳昆达里,

被那主人 环达里,

逮住了呀 伊纳昆达里,

着实打了 环达里,

一百大杖 伊纳昆达里。

把那公猪的 环达里,

鲜肥的肉呀 伊纳昆达里,

在那野外 环达里,

随意抛弃 伊纳昆达里,

被阿比达阿那达 环达里,

收拾去了 伊纳昆达里。

把那公猪的 环达里,

遗弃的骨头 伊纳昆达里,

一截一截 环达里,

折断敲碎 伊纳昆达里,

从色目里河里 环达里,

汲来清水 伊纳昆达里,

为造那罐子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为了何故 环达里,

制造它呀 伊纳昆达里

为把某人的(属相)环达里,

病痛灾疾 伊纳昆达里,

治愈之故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把那暴虐的 环达里,

病害灾疾 伊纳昆达里,

装在那个 环达里,

造成的罐里 伊纳昆达里,

被依兰沙彦巫尔虎厄真 环达里,

收拾去了 伊纳昆达里,

边打边赶 环达里,

送过去吧 伊纳昆达里

呼尔哈嘎善里 环达里,

曾经去过 伊纳昆达里,

把那羊儿 环达里,

偷来的时候 伊纳昆达里,

被羊的主人 环达里,

捉住了呀 伊纳昆达里,

被责打得 环达里,

昏了过去 伊纳昆达里。

把那羊的 环达里,

肥美的肉呀 伊纳昆达里,

在那渠沟里 环达里,

随意抛掷 伊纳昆达里

被夜叉和非富纳 环达里,

收揽了去 伊纳昆达里。

把那羊的 环达里,

遗留之骨 伊纳昆达里,

一段一段 环达里,

敲折捣碎 伊纳昆达里。

把那嫩江 环达里,

清水汲来 伊纳昆达里,

为造那柜子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是为何故 环达里,

制造它呀 伊纳昆达里

为把某人的(属相)环达里,

沉疴痼疾 伊纳昆达里,

治愈之故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把那糊涂的 环达里,

病源痛根 伊纳昆达里,

装在造好的 环达里,

柜子里边 伊纳昆达里,

被依兰沙彦巫尔虎厄真 环达里,

收拾去了 伊纳昆达里,

追着赶着 环达里,

送过去吧 伊纳昆达里。

尼堪嘎善里 环达里,

曾经去过 伊纳昆达里,

把那山羊 环达里,

偷来之时 伊纳昆达里,

被那主人 环达里,

逮住了呀 伊纳昆达里。

被打得呀 环达里,

着实厉害 伊纳昆达里。

把山羊的 环达里,

鲜美的肉呀 伊纳昆达里,

在桑树林里 环达里,

随意投掷 伊纳昆达里,

被罕杜里深杜里 环达里,

收揽去了 伊纳昆达里。

把那山羊的 环达里,

遗留的白骨 伊纳昆达里,

为制造靠椅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为了何故 环达里,

制造来着 伊纳昆达里

将那某人的(属相)环达里,

沉疴杂疾 伊纳昆达里,

治愈之故 环达里,

费了工夫 伊纳昆达里。

把那病灾 环达里,

装在那个 伊纳昆达里,

靠椅之中 环达里,

被依兰沙彦巫尔虎厄真 伊纳昆达里,

收拾去了 环达里,

严加驱赶 伊纳昆达里,

送过去吧 环达里

绰霍尔嘎善里 伊纳昆达里,

曾经去过 环达里,

把那鸡子 伊纳昆达里,

偷的时候 环达里,

被那主人 伊纳昆达里,

捉去了呀 环达里,

被责打得 伊纳昆达里,

实在痛呀 环达里。

把那鸡子的 伊纳昆达里,

肥美的肉呀 环达里,

抛入河溪 伊纳昆达里,

随波流去 环达里,

给鱼儿小虾 伊纳昆达里,

施舍来着 环达里。

把那鸡子的 伊纳昆达里,

遗留之骨 环达里,

为做绰仔 伊纳昆达里

,费了工夫 环达里。

是为何故 伊纳昆达里,

制造来着 环达里

为把某人的(属相)伊纳昆达里,

沉疴痼疾 环达里,

治愈的缘故 伊纳昆达里,

费了工夫 环达里。

把那可恶的 伊纳昆达里,

顽症病根 环达里,

装在那个 伊纳昆达里,

绰仔里面 环达里,

被依兰沙彦巫尔虎厄真 伊纳昆达里,

收揽去了 环达里。

专门驱赶 伊纳昆达里,

送过去吧 环达里。

尼堪嘎善里 伊纳昆达里,

曾经去过 环达里,

把那鹅儿 伊纳昆达里,

偷盗来着 环达里,

被那主人 伊纳昆达里,

逮住了呀 环达里,

被责打得 伊纳昆达里,

确实疼痛 环达里。

把那鹅儿的 伊纳昆达里

,鲜美的肉呀 环达里,

挂在那个 伊纳昆达里,

桑树枝上 环达里,

给那神鹰 伊纳昆达里,

都施舍吧 环达里。

把那鹅儿的 伊纳昆达里,

遗留的骨头 环达里,

磨成那个 伊纳昆达里,

串串念珠 环达里。

是为何故 伊纳昆达里,

磨成它呀 环达里

为把某人的(属相)伊纳昆达里,

病痛沉疾 环达里,

治愈之故 伊纳昆达里,

费了工夫 环达里。

向玛尼妈妈 伊纳昆达里,

把卡拉咒语 环达里,

轻诵长吟 伊纳昆达里,

为平民百姓 环达里,

行善做好 伊纳昆达里,

才把这念珠 环达里,

用心来做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用那家狗的粪儿 环达里,

盖的屋儿 伊纳昆达里;

用燕子的尿儿 环达里,

垒成的窝儿 伊纳昆达里;

没有底儿的 环达里,

铁铸的锅儿 伊纳昆达里;

没有柄儿的 环达里,

舀水的瓢儿 伊纳昆达里;

豁豁牙牙的 环达里,

碟子碗儿 伊纳昆达里;

谷子闷的 环达里,

黄米饭呀 伊纳昆达里;

黄羊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吃它 环达里,

烫伤了嗓窝 伊纳昆达里。

粟儿米闷的 环达里,

黄米饭呀 伊纳昆达里;

牛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舔它 环达里,

烫伤了舌头 伊纳昆达里。

糟糠面儿 环达里,

熬的稀饭 伊纳昆达里;

野猪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吃它 环达里,

烫伤了嘴巴 伊纳昆达里。

用草的籽儿 环达里,

熬的稀饭 伊纳昆达里;

用野鸡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喝它 环达里,

烫伤了鼻子 伊纳昆达里。

用那大米 环达里,

熬的稀饭 伊纳昆达里,

用油菜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吃它 环达里,

烫伤了心儿 伊纳昆达里。

高粱米熬的 环达里,

可口的稀饭 伊纳昆达里;

用猞猁狲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吃它 环达里,

烫伤了肝儿 伊纳昆达里。

麦面熬的 环达里,

香甜的稀饭 伊纳昆达里;

鱼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喝它 环达里,

烫伤了肺儿 伊纳昆达里。

用豌豆面儿 环达里,

熬成的稀饭 伊纳昆达里;

牛犊油的 环达里,

伊主彦呀 伊纳昆达里,

为了吃它 环达里,

烫伤了脾脏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到彼处 伊纳昆达里。

将那四方 环达里,

严加巡防 伊纳昆达里。

用桂木煨制的 环达里,

强硬的弓呀 伊纳昆达里;

用灰鼠皮打的 环达里,

强劲的弦呀 伊纳昆达里;

文木削的 环达里,

锐利的箭呀 伊纳昆达里;

鹰翅做的 环达里,

威猛的箭羽 伊纳昆达里;

钢铁做的 环达里,

锋利的箭镞 伊纳昆达里。

要是不肯走呀 环达里,

射它的脖梗 伊纳昆达里;

要是不走 环达里,

射它的心窝 伊纳昆达里;

若是不说 环达里,

射它的嘴巴 伊纳昆达里;

若是不允 环达里,

射它的鼻子 伊纳昆达里;

若是不跑 环达里,

射它的太阳穴 伊纳昆达里;

若是不送来 环达里,

射它的身子 伊纳昆达里;

若说是累了 环达里,

射它的耳朵 伊纳昆达里;

若是打踉跄 环达里,

射它的肚子 伊纳昆达里;

若是返回 环达里,

射它的双腿 伊纳昆达里;

若是后退 环达里,

射它的大腿 伊纳昆达里;

若是躲避 环达里,

射它的关节 伊纳昆达里;

若是扭捏 环达里,

射它的脚心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去彼处 伊纳昆达里。

把那逃出门的 环达里,

割下头来 伊纳昆达里,

就在杜李木树上 环达里,

挂起来吧 伊纳昆达里,

从那杜李木树上 环达里,

取下来呀 伊纳昆达里,

送往那个 环达里,

归宿之处 伊纳昆达里。

把那窗户上逃出去的 环达里,

割取肝儿 伊纳昆达里,

在那岔路口上 环达里,

吊起来吧 伊纳昆达里;

从那岔路口上 环达里,

分散开来 伊纳昆达里。

送往那个 环达里,

法海之门 伊纳昆达里。

把从大门上出逃的 环达里,

将肠子拉出来呀 伊纳昆达里

送往瓜园 环达里,

好好放下 伊纳昆达里;

从那瓜园里 环达里,

收拾起来 伊纳昆达里,

送往那个 环达里,

东海之界 伊纳昆达里。

把那越墙而过的 环达里,

戳穿肚皮 伊纳昆达里,

深深埋在 环达里

甜瓜园里 伊纳昆达里;

从那甜瓜园里 环达里,

收拾起来 伊纳昆达里,

送往那个 环达里,

西海之界 伊纳昆达里。

捉去以后 环达里,

抛入扎昆舍里吧 伊纳昆达里

并搬动那 环达里,

八十斤碎石 伊纳昆达里,

层层压在 环达里,

关节之上 伊纳昆达里,

拖往那个 环达里,

吴云舍里埋下 伊纳昆达里,

并动用那 环达里,

九十斤生铁 伊纳昆达里,

照那头部 环达里,

重重压下  伊纳昆达里。

好了得的 环达里,

强萨满呀 伊纳昆达里;

好厉害的 环达里,

高神巫呀 伊纳昆达里

。若是复还 环达里,

砍那脖子 伊纳昆达里;

若是再来 环达里,

砍那关节 伊纳昆达里。

在那二十个 环达里,

萨满之上 伊纳昆达里;

在那四十个 环达里,

萨满之上呀 伊纳昆达里,

把那怪异的道路 环达里,

一一截断 伊纳昆达里;

把那各路岔口 环达里,

全都堵完 伊纳昆达里。

经过此处 环达里,

又去彼处 伊纳昆达里。

在那四面 环达里,

站立的巫尔虎 伊纳昆达里;

在那八方 环达里,

祝赞的巫尔虎 伊纳昆达里,

一百零八个 环达里,

真形原身 伊纳昆达里,

把家里养的 环达里,

花儿牛呀 伊纳昆达里,

把圈里喂的 环达里,

健壮的牛呀 伊纳昆达里,

连在一道 环达里,

拴在一起吧 伊纳昆达里。

此终。尔萨满手抄。

光绪十年十一月吉日。

(奇车山译)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